重庆铁山坪森林公园山顶的这处民兵训练基地,圈养羊的技术怎么学会的、饲料从哪来

图片 1

“养一只羊能挣多少钱?”

紧挨铁山坪基地,有一条“迷你”街道,虽然简陋,但尚未拆去的店铺名称显出了曾经的“繁华”。记者倪志刚

12月12日一大早,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轻车简从,静悄悄来到太原市阳曲县北家庄村,在村民刘春元的羊圈前关切地询问。

重庆铁山坪森林公园山顶的这处民兵训练基地,重庆打黑期间曾令很多犯罪嫌疑人胆寒。

“羔羊500元左右,大羊1500到2000元,带羔的母羊能卖到3000多元。”刘春元乐呵呵地说,去年扶贫分给他家4只羊,自己借钱买了20只,加上帮亲戚代养的6只,一共30只羊,一年下来羊数翻了一番多,卖掉10只羊羔,还有61只羊。

重庆2009年开始的“打黑”风暴中,对警方“刑讯逼供”的有关指控,使得铁山坪广为人知。其实,它只是重庆24个“打黑基地”中最出名的一个。如今,铁山坪作为“打黑基地”已成过往,但一些亲历者已经留下难以弥合的身心创伤。

“圈养羊的技术怎么学会的、饲料从哪来?”“养羊加种田一年能挣多少钱?”问得仔细。

11月30日下午,汽车驶过铁山坪森林公园大门后,此前还有些活跃的两名男子“426”和“063”安静下来。很快,汽车驶入重庆市江北区民兵训练基地,两人紧闭双唇、一言不发,神色不安地四下打量。在一幢三层红砖建筑前,他们迟疑不定,不敢靠近。

“养羊技术是县里请专家给培训的,饲料主要是靠自家的玉米秸秆解决的。”“卖了10只羔子,加上种玉米的收入,今年收入1万多元。”答得实在。

“426”和“063”是两名万州男子在看守所的代号,他们曾多次“光临”此地。

袁纯清听了高兴地说:“现在还处于创业阶段,今后要发展专业合作社,从养殖到加工、运输、沼气利用等进行长远规划,打造循环产业链,到那时形成规模效应,日子就更好了。”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