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强、申金华、商中富和她将套取的迁坟补偿款予以私分,刘浩可没有想那么多

顺义牛栏山镇原副镇长李强,伙同李桥镇武装部原部长申金华、牛栏山镇下坡屯村原村支书商中富和该村原会计刘小芹,虚构死者及坟头,套取国家下发的迁坟款21万余元后私分。记者昨天获悉,市二中院终审以贪污罪判处李强、申金华、商中富有期徒刑10年,刘小芹被判有期徒刑5年。

36岁的刘浩(化名)是河北省中部某县的政府办副主任,苦熬资历,一直寻觅着一个“空降”到乡镇做个一把手的机会,但事与愿违,不是没有空缺,就是错失机会。

法院查明,2009年,顺义牛栏山镇下坡屯村启动迁坟工作,现年45岁的李强作为主管迁坟工作的副镇长,申金华作为负责迁坟工作的牛栏山镇村镇建设科科长,商中富、刘小芹作为具体执行迁坟工作的农村基层组织工作人员,利用主管、负责、具体执行迁坟工作的职务便利,在对迁坟补偿款的管理和发放过程中,采用编造人名的方式骗取迁坟补偿款,并将其中的21万元私分,其中李强分得6万元,申金华、商中富、刘小芹各分得5万元。在账户销户后,李强、商中富将5000余元予以私分,李强分得2000元,商中富分得3000余元。

36岁的副科算是“超龄”了吗?近期,官员升迁时间表成为舆论热词,有报道称,如果在35岁前不能升迁到正处级,这个官员的仕途或再无突破空间。

2012年6月15日,反贪局办案人员到牛栏山镇下坡屯村村委会,调查相关财务情况时,刘小芹交代,在2009年下坡屯村的迁坟工作中,李强、申金华、商中富和她将套取的迁坟补偿款予以私分。侦查人员于当日将李强、申金华、商中富查获。李强等4人归案后,均否认是自己先提出虚构坟头套取资金。

刘浩可没有想那么多。他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自己的目的很清楚,就是在40岁之前获得一个正科实缺的机会。

法院认为,李强、申金华、商中富、刘小芹均已构成贪污罪。李强、申金华能积极退赔赃款,商中富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且积极退赔赃款,均从轻处罚。刘小芹在案发前主动交代犯罪事实,系自首,且能积极退赔赃款,故依法对其减轻处罚。

新葡萄京娱乐场,理论上说,一名政府公职人员从大学本科毕业到考取公务员再到晋升乡科级正职,最快可在28岁完成,但在多名接受本报采访的打拼基层多年的公务员看来,这样的“人生跳跃”可谓凤毛麟角。他们称,在中国,一个中等县,正科级的官员超过百人,正科实职的官员不超过50人。

一审判决后,被告人提起上诉,市二中院终审维持原判。

根据国家公务员局上周公布的数据,截至2012年底,全国公务员总数为708.9万人。而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全国县处级以上干部60多万人,还不包括国有企事业单位的干部,厅局级干部有5万多人,省部级干部大约有3000多人。

粗略估算,公务员队伍中能攀上省部级高峰的比例大约为万分之四。诉苦官场独木桥难过之余,刘浩却也道出了一些基层官员的心声,晋升只是一个理想,“但是越来越规范的干部晋升通道,也给了我不少希望。”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6月底举行的全国组织会议上强调,用一贤人则群贤毕至,见贤思齐就蔚然成风。他要求,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提高选人用人公信度,建设高素质干部队伍和人才队伍。

晋升路径

李强、申金华、商中富和她将套取的迁坟补偿款予以私分,刘浩可没有想那么多。一段时间内,刘浩曾抱怨自己跟错了人,如果当初被县委书记看中,自己也许早就如愿了,可惜,他跟了一位副县长。

他知道自己初始学历不高,是河北省一所不起眼学校的大专生,自学的本科。但是,他觉得自己很勤奋,对领导也比较贴心,领导爱打羽毛球,就陪着打;领导爱喝酒,就陪着喝……

刘浩总盼望着自己跟着的副县长不日能够高升。这位副县长确实高升了,但刘浩依旧留在原位。

他也会自我安慰:自己的一个同班同学,长自己一岁,现在还是他所在县下属某镇的办事员,名义上负责信访,实际上连副科待遇都没有。

而刘浩已经是事实上的副科,在全县一些重大活动中,自己的排名总在其他乡镇书记、镇长之上。

以截至2012年底全国公务员总数708.9万人为基准,按照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的13.4亿人计算,平均189人中即有一名公务员。

刘浩说,要想在公务员队伍中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首先要从这189人中脱颖而出。

按照《公务员法》,领导职务被清晰地分为十级:国家级正职、国家级副职、省部级正职、省部级副职、厅局级正职、厅局级副职、县处级正职、县处级副职、乡科级正职、乡科级副职。

非领导职务(综合管理类)又被分为八级:巡视员、副巡视员、调研员、副调研员、主任科员、副主任科员、科员、办事员。

要想从189人中脱颖而出,成为办事员或者科员,则必须经历公务员考试。按照公务员法的要求,成为公务员的起始年龄为年满18周岁。实际上,如果大学本科毕业的话,按照7岁的正常上学年龄,起始年龄应为23岁。

从普通百姓成为公务员,算是完成了官员晋升的第一步。根据《公务员职务任免与职务升降规定》(下称《升降规定》)的规定,在具备学历条件的基础上,晋升乡科级副职领导职务的,应当担任科员级职务三年以上。

但晋升领导职务并不是一种必然,需要经过至少三道程序:民主推荐、组织考察和集体讨论决定。刘浩表示,自己晋升副科时,也经历了这样的程序。但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幸运,而且也不是担任科员三年就必然升职,很多人工作了十几年,仍然是科员,“最多混个非领导职务的副主任科员”。

但无论如何,这已经完成了官员升迁的第二步,由普通公务员成了“领导”。按照《升降规定》,晋升乡科级正职领导职务的,应当担任副乡科级职务两年以上。也就是说,理论上成为正科的最早年龄在28岁左右。

继续晋升之路的竞争则更加激烈,刘浩曾竞争过一个镇长的职位,他说,一般情况下,从副科到正科,都会有3到5人竞争上岗的局面。

选拔规范

“有媒体报道说,35岁升为正处。这不是不可能,但是这绝对属于少数仕途相当顺畅的人。”供职于四川省成都市某厅级单位的许文(化名)告诉本报记者,在他们同一批次进入该省厅级单位的十几个人中,升得最快的大约在三十八九岁才成为正处。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