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六年海南卷高等学园统一招考作文题,这个学校已经承认共有8名尖子生步入整个市文科理科科前十名

图片 1

2015年江苏卷高考作文题:

高考放榜,东莞东华高中再次在高分考生段独占鳌头。目前,该校已经确认共有8名尖子生进入全省文理科前十名,占到全省文理科前十的40%。

智慧是一种经验,一种能力,一种境界。和大自然一样,智慧也有他自己的样子。请以此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作文,题目自拟,文体不限,诗歌除外。

八名尖子生的七名合影,一个在外参加社会调查去了。

金陵小记者第一时间从江苏省高考作文阅卷专家组那里拿到了2015年江苏高考作文,先贴这5篇,供围观!

记者了解到,该校考入全省文科前十名的5名同学分别是,莫晓航、吴晓茜、陈金浩、祝睿、刘晓欣。理科前十名的3名同学分别是,分别是陈子豪、熊质琪、刘浩铭。

老爹

此外,全省文理科前50名,东华高中共有17人。其中,全省文科前50名9人;全省理科前50名8人。

老爹并不是我的亲爹,之所以这么称呼他,纯粹是为了与我那亲生老爸加以分辨。

据了解,去年东华高中共有5名考生进入全省文理前10名,东莞高考尖子生全省最多,最终有27名学生被清华北大录取。

老爹是做杠秤的。一手老茧可见他技艺之精湛。没错,老爹已经出师四十年了。

对比去年,今年该校文理前十增加3人,文理前50名增加2人。(
广州日报记者陈臣)

老爹是拜师学艺的,听说这做杠秤的是一户姓胡的人家。本来是不外传的,可是到了这一代却突然没有了接班的人,只好收下了老爹和蒋叔。他们两个人性格完全不同,老爹呆板甚至有些迂腐,而蒋叔却对人曲笑逢迎。

他俩出师之后,在这一条马路两边各自开了一家秤店。一开始两家都红红火火的,可是日子一久,老爹的店面日趋单薄,冷清得有点凄凉,那褪了色的招牌即使挡在路上也无人问津。

一日,老爹看不下如此冷清的店铺,便关了门,信步走到蒋叔的店铺。进店一看,可谓人气兴旺啊!崭新而又鲜亮的招牌,更是让老爹心里一揪,既疑惑又羡慕。

老爹就呆在蒋叔家,一直到天很晚,蒋叔的店才平静下来。他俩在后院里摆上一桌小酒,边吃边聊。老爹有点羞涩地问:师兄,你说我家店铺为啥那么冷清,眼瞅着就要关门大吉了。你的店,怎的就忙得不可交?叹了口气,点了支烟,又给拧灭了。

蒋叔笑笑说:你怎么就这般榆木脑袋呢?都说顾客是上帝,上帝叫你给他的秤少一两。你不能给他多一钱。你听他的,照做便是了。嗬,想起来了,有个大商家叫我出五十杆缺二两的秤,要不我分你一半生意?

老爹听完,什么都没说,默默地喝完酒,朝蒋叔摆摆手:那五十杆秤,你自己做呢!

老爹的店依然那么冷清。直到有一天,听说蒋叔的店被人掀了,他才跑过去看看。蒋叔被堵在店里,落魄得像条狗。老爹问:要多少才可以补救?蒋叔说是四十杆秤。老爹回去一连几日黑白不分地赶,总算帮蒋叔还清了。后来,蒋叔的店关门大吉,他在一天夜里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老爹的店却日渐红火了。现在,每当有人怀疑斤两有问题,小贩们总是丢下一句:这是老陈的秤!那人便作罢了。

是的,老爹即老陈,名唤陈实。人们就敬重地这个实字。

皱纹中的智慧

岁月的车轮在人生的道路上辗过,深深的皱纹诉说着爷爷的人生,体现着纯朴的智慧。

一、牛耕

呦喝,呦喝爷爷沙哑的呼声在空旷的地里显得格外清晰。天上乌云开始汇聚,要下雨了,我忙跑到田埂边。爷爷,快回来!知道了,就这一块了,耕完再回去。话毕,又吃起了呦喝声。天空果真飘起细密的雨。爷爷回来时身子已湿透,脚上沾满了泥。爷爷,你把牛卖了吧,这牛都老了,耕地太费力了,现在有机器,很方便啊。我望着爷爷,说出心里的想法。小丫头,这牛耕虽然慢,也是老祖宗留下的法子,适用啊。趁爷爷还有劲,多耕些地,比机器耕得细呀,也不伤地。如今,村里只剩爷爷这一头牛了,也只剩爷爷一个人还在用牛耕地。望着屋外的雨,我明白了:智慧是一种历久弥新的经验。烟雨蒙胧中,一人一牛,多么和谐,多么自然。

二、珠算

二零一六年海南卷高等学园统一招考作文题,这个学校已经承认共有8名尖子生步入整个市文科理科科前十名。得咚、得咚爷爷撑着老花眼镜,拨弄着算盘,时不时地在小本子上记些什么。爷爷,你在算账啊,我帮你吧。小丫头,你能帮我什么,你会用这老算盘吗?爷爷笑着向我挑眉。我用手机帮你算,你报数字就行,不比你这快嘛,而且又准。哎,你就不懂啦,你那新鲜玩艺我这把年纪学不会了。这老算盘倒好用,爷爷教你算吧。不要,我看着就晕了。爷爷低下头去,眉头皱昆,自己又开拨。我偷偷地用手机计算,发现爷爷的结果那么精准,条理清晰。我明白了:智慧是一种熟能生巧的能力。一人静坐,手指拨弄,那般淡定,那么稳重。

三、戏曲

静夜,凉风习习,微弱的星光陪衬皎月,酒下清辉。爷爷在门前的老槐树下,抽着旱烟。爷爷,夜晚天凉进屋睡吧。丫头,坐这儿,这点凉,爷爷还受得住。那您讲故事给我听吧。故事都给你讲遍了,没了呦,爷爷唱歌吧。爷爷清了清噪子:我本是卧龙岗上散淡的人,凭阴阳如反转保定乾坤爷爷的歌声并不动听,却带着莫名的心颤、悲凉。望着爷爷皱纹间的无限认真,我明了:智慧是一种净化了的境界。一人一曲,那般投入,那么融和,在月夜下格外协调。

小巷面条香

小巷的深处是家面店,主人是位老人。

老人一头白发,精瘦。当他悠闲地坐在门前台阶上抽烟时,透过那飘缈烟雾,我分明从他浑浊却深邃的眼中,看到了人世沧桑。

面店是没有招牌的。每当清晨,小巷的人们尚未起身,面店的门就开了。那面香,便从小门中涌出,漫到每家的窗台。于是,人们被香味从睡梦中拖也,走进小店,端坐于桌前,等待着自己的一碗清香。这时,我才洞悟:此店若有了招牌,便俗了。

小面店人少时,便由老人的儿子招呼着。人多时,就由老人来协调。每法上班族和学生党急着离开时,老人便向不忙的人拱拱手,道个歉,那人定会爽快地答应多等一会儿。我自然属于赶时赶刻的学生党,所以坐下来不久,便可获得一碗清香。吃完后,向周围的人道个谢,携着众人的善意目光走出去。迎来求学的一天。啊,有了这位老人,忙碌的小店始终不乱,时时溢出三分韵律,七分诗意。

每当有人夸赞时,老人可不会廉虚,总是热烈地应承,并炫耀自己的汤面面条是自家手制的,鲁是到乡下的钓翁讨来的野生鱼,就连水都是从自家院子的井里挑来的。有人打趣:老人家,你的秘诀都透露了,不怕被抢了生意?老人却一笑:哪里是什么秘诀呦,谁都知道,但有谁像我这样坚持几十年呢?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