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临沂市某钢厂高管王先生,林先生他们陆陆续续从江底共打捞起44根疑似乌木的木头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柴院长。其实刚才我们做这个比方,就是在意识到方向错了的时候,这个时候最好不要一脚把车刹死,要点刹,最好就像柴院长说的,车上再铺一点海绵,铺一点垫子,让车上的人有一种心理准备,不要摔得那么狠,摔得那么死。

经过勘察,林先生等人认为江底可能有乌木。因此,林先生与人合伙出资,雇渔船和吊机等设备,从今年年初开始,陆续将疑似乌木的木头从江底打捞上来。林先生他们陆陆续续从江底共打捞起44根疑似乌木的木头,可这木头刚捞上来,林先生就被人举报了。

山东临沂市市长
张术平:我来接受这一次约谈,我心情是非常沉重的,同时我的决心也是非常大的,我接受了这一次约谈之后,我向你们保证,我不会再接受第二次约谈。

林先生是惠州市惠东区人,平时就爱倒腾木材。去年年底,他听说,有渔民在东江惠城芦洲段打渔时,渔网总是被割破,这引起了林先生的好奇心。

说到临沂,这个地方是革命的老区,它的经济基础一向是比较薄弱,那么从历史上来看,从改革开放以后,那么渐渐形成了以瓷砖、焦炭等为主的现在看来并不十分合理的一种产业结构,但是它是历史形成的。而且在当时的这种历史背景下,各地的市政府在招商的时候都纷纷地铺设一些绿色通道,比如说一些手续,一些程序是可以减免的,其中免环评可能就是一个成为吸引各个企业进驻的绿色通道,但是没有想到这样的通道在今天来看的话却成为一个巨大的,不可跨越的门槛。

双方最后达成了一致。其实近几年,由乌木引发的纠纷并不少见,而各地的处置情况也不尽相同,甚至诉诸法律。其实有关乌木的权属和定性,根据现有资料并没有明确界定。而现实中昂贵的乌木一旦被发掘之后,政府的介入,又不可避免地会和个人利益产生冲突。清晰界定权属、定纷止争,完善法律法规是当务之急,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国有边界更清楚,民众权利得到保障。

柴发合:是,这也是个两难的问题。所以我个人认为,我们大气污染防治,除了以坚决的措施来应对之外,我们还有一些科学的问题大家可以一起讨论,比如说我们先治哪里,后治哪里,比如说我们先对哪些产业采取措施,后对哪些产业采取措施。

当地警方:暂扣木头符合法律规定

今天已经是7月2日,从今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史上最严的《环保法》,已经实施运行了整整半年时间,在今年年初的时候,环保部华东督查中心就曾经暗访了山东的临沂,发现这个地方有不少企业在偷排、漏排,那么问题在被曝光之后,临沂的市长也被环保部约谈,我们不妨看一下,当时张市长是怎么说的?

目前,公安机关已经把这批古木移交给当地文物保护部门,也就是惠城区文广新局进行调查。经过前期调查,这批古木初步确定是乌木,不过具体的价值、埋藏年限还需要经过广东省考古研究院的专家的鉴定才能确认。

解说:但工人失业,企业负债,铁腕治理下,临沂的另一面也亟需关注。

目前,经过惠城区文广新局的勘探,还有两根古木在江里需要打捞,林先生等人正在配合当地政府,一起将剩下的这两根古木打捞上来。

解说:为了能尽早复工,这家钢厂已经在停产后升级了环保标准,但是,从一开始就缺失的环评手续,还是让这家企业的复工变得越来越难。

乌木学名叫阴沉木,经过上千年的碳化而形成,有东方神木、植物木乃伊之称。其外表呈黑色,所以又叫乌木,是制作工艺品、家具的珍贵木材。

主持人:这四个月的环保,用战争两个字来形容的话,丝毫不为过。我们不妨看看这四个月的成果是怎么样的,临沂市政府6月12日公布的数字,5月31日以前全市412家,火电、钢铁、焦化、水泥、建陶等重点污染企业要完成限期限产治理任务,目前已经有305家按期完成治理,备案解决恢复生产;29家关闭搬迁,但是仍有78家没有完成限期治理的任务,对未完成限期治理的这些企业要转入停产整治。如果您对这个数字,还没有一些直观的这种感觉的话,那么我们再从环境的角度,看看这四个月的治理发生的变化。

乌木之争频现 法律界定待明晰

(电话采访) 山东省临沂市某钢厂工人 李先生:

根据我国民法通则79条规定,对于所有人不明的埋藏物掩藏物,是属于国家所有的。因此警方报请了相关的政府,相关政府职能部门要求公安机关暂时代为保管。

主持人,您好!作为环保部门,临沂市为了保护碧水蓝天,在治理环境的同时,确实部分企业的投资者和部分企业的职工牺牲了自己的经济利益和个人利益。对于媒体说的6万人的这个数字没有具体的统计。

惠城区警方随即介入调查,出于办案的需要,警方将林先生打捞上来的44根木头进行了暂扣。

主持人:言犹在耳,我第一次,但是决不会有第二次,那么这个决心是下的很狠。被约谈到现在,四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我们应该去看一看临沂治污的成果到底是怎样。

图片 1

解说:企业停产,工人停工,临沂此次环保行动,带来了不小的阵痛。如今,临沂市政府已经成立了金融领导小组,以协调解决企业停产带来的债务危机。

山东省临沂市某钢厂高管王先生,林先生他们陆陆续续从江底共打捞起44根疑似乌木的木头。惠城区文广新局局长告诉记者,如果这批木头需要上交给国家,文物管理部门将对补贴林先生等人的打捞费用。

而现在临沂市政府要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他们采取了史上最严格的这种方法,但是这种方法采取的话,确确实实也是带来一些社会问题,最应该可怜的是这些下岗职工,或者失去工作的职工,对于那些污染企业来说,我觉得没有任何可以同情他们,或者他们是违规出生的,或者是说现在还在违规的排污,对这样的企业的话,现在《环保法》的要求上来说,怎么处理都不过分。所以我们在这个过程中间,就是要兼顾到社会各个阶层的利益,首先是公众的健康,其次的话,我们要对失业的这些群体要有社会保障制度。而对于非法排污的企业,我们确实应该保持高压的态势进行打击。

初步确定是乌木 将奖励林先生

解说:当地政府先后拿出4个补偿方案,最终,将转炉拆除后的企业空置土地盘活上市、获取收益的方案说服了王炳全。而唐山环境监测数据在2013年对钢铁、焦化、露天矿山进行整治之后,也的确有了好转。

对于市民向警方报警称林先生盗卖古木的报案,警方认定,林先生没有违法行为,不予立案。

解说:被约谈的临沂市市长张术平,最近几个月真的很忙!从3月2日到6月18日,他已经出席了五次临沂大气污染防治攻坚行动调度会。

此外,为了表彰林先生上交国家文物的举动,当地政府还将对林先生给予物质和精神奖励,一般给予个人奖励5000元,颁发荣誉证书。

2014年2月23日新闻

6月28日,广东惠州市民林先生,从东江捞出了44根疑似乌木的木头,可木头刚从江底捞出来,林先生就被人举报,说他倒卖古木,警方根据报警线索,暂扣了林先生捞出来的这批木头。

解说:临沂的压力,来源于今年1月底至2月初,环保部的调查人员对该市部分企业进行的明察暗访。当时,调查人员发现,不少工厂外,一股股黄烟和黑烟从厂房上方冒出。工厂的在线监测形同虚设。

在惠城区公安局办案中心,记者见到了这批被警方暂扣的木头。警方介绍,这44根木头被林先生从江底打捞上来之后,由于保护不得当,已经有4根氧化腐烂,目前警方根据惠城区文广新局的指导,已经用棉被将剩下的40根木头进行了覆盖保护。

主持人:好,那么在针对这些暂时失业或者说未来就会面对一个失业的现状的这些员工来说,可以做的有什么?

(电话采访)山东省临沂市某钢厂高管
王先生:现在也在积极申请,但是现在谁都不知道怎么办,新《环保法》把环评手续下发到各个省环保厅,但他们也不知道这个手续该怎么做,标准还没有,不是三个月或者半年能够解决,就等环评手续,政府的说法,你没有环评手续不让开,就是一个死结。

解说:163家企业停产,近400家企业限期整改,重压之下,山东临沂市猛药治理大气污染。

山东省临沂市某钢厂高管王先生:我们企业员工有八千多人,等等失业了,四座锅炉,直接损失至少要过亿,把我们银行的账户封掉了,企业的信用没有了。

解说:就在昨天,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提出,对造成生态环境损害负有责任的领导干部,不论是否已调离、提拔或者退休,都必须严肃追责。环境保护,无疑将在中国越来越受到重视,而重压之下的污染大户,也必须承受起转型的阵痛。

主持人:打个比方,这就好像在开车的过程中意识到这个方向是有问题的,这个时候必须刹车,但现在的问题是要一脚踩到底,来了一个死的急的刹车,还是说在这个过程中知道要停车,要刹车,但是采取的是点刹。那么我们来看临沂这次这么做,明显的是狠狠地踩了一脚刹车,这个车是停下了,但是车上的乘客是人仰马翻,有的摔的很重,有的勉强能站着,但是还不知道站多久。就像刚才我们所提到的那个问题,怎么能够在治理环境,让环境得到好转的同时,让经济、让就业同时也能够得以发展,这个问题我不知道柴院长您有什么具体的办法?比如说就拿这个车为例,您怎么能在刹车的时候能保证这个车上的人不会摔得那么狠,有什么办法?

解说:这样的场景,在近年来的河北,屡屡可见。2013年9月4日,河北出台的《大气污染专项治理十条措施》,其中,拆除一批燃煤锅炉,被放在了第一位。拆除、搬迁,一系列的动作,河北的空气治理在进行,而治理背后一些企业的资产损失和工人下岗难题,也凸显了出来。

唐山市丰南镇镇长李凤祥:三四次的股东会啊,有两次就闹得不欢而散,拍桌子瞪眼睛是常事。

解说:作为家里的顶梁柱,李先生希望快点得到工厂复工的消息。然而,更渴望得到这条消息的,应该是这家钢厂的企业主。

解说:当地媒体报道,山东临沂目前正在打一场非常艰难的环保攻坚战。在市长被约谈半个月后,临沂市突击对全市涉及大气的57家污染大户紧急停产整顿。《齐鲁晚报》报道说:临沂掀起一场剑指污染的环保风暴,摧枯拉朽,势如破竹。限产治理393家,停产治理163家,关闭8家。

(原来)一个月正常情况下,加起来能拿到七八千块钱,有的时候出去打零工,就是劳工市场那块,跟赶集似的,去排排号,万一有能行的。今年不好找,(一天挣)几十块钱,几十块钱(工作)都不好找。

(电话采访) 山东省临沂市某钢厂高管
王先生:我们这种企业是这种像高炉,它都属于高温的设备,它其实平常的话,是不能停下来的,如果所谓的停产,就是做一些保温处理,就是把它闷炉。但是这一次这么急速的停产,会导致我们高炉里面冷却的材料就全部废掉了,要重新做过。像每一个炉子少则几百万,多则得上千万的费用。四个炉子,直接的损失至少要过亿。

河北邯郸19个县市区对燃煤锅炉烟囱进行了集中拆除,这是今年的第二次集中拆除行动。

不仅在河北,环境治理带来的新的冲突和矛盾,都是许多地方政府躲不过去的难题。

解说:在临沂这场环保治理战中,该市几乎所有的烟囱,都停止了冒烟;而在临沂的一些临工市场,以及一些街道边,等待招工的人也开始多了起来。

2014年6月5日邯郸新闻:

(电话采访)
山东省临沂市某钢厂高管:开始第一个月,我们以为还能开起来,一个多月一看,政府的态度就非常没有希望了,现在只留了一部分员工,相当于看看厂子,我们企业员工有八千多人,等于失业了。

凌绫:山东省临沂市环保局新闻发言人

解说:唐山、石家庄、邯郸、保定、衡水这些河北的城市屡屡登上空气质量最差排行榜。有媒体用压力空前举全省之力治污来描述现在的河北。而河北省社科院发布的《河北蓝皮书:河北经济社会发展报告(2015)》指出,每增加1单位的大气污染治理费用,就会损失0.283个岗位。而对于2014年的河北经济,河北省环保厅厅长陈国鹰就曾表示,化解过剩产能、治理大气污染,将影响河北省生产总值增速约1.75百分点。

环境保护部部长陈吉宁:当前,经济下行的压力确实在加大,生态和环境保护的任务也非常艰巨,破解和平衡它们之间的矛盾,确实面临很大的挑战。我想在这里讲,挑战也是机遇。我们应对今天的危机,就是要避免明天更大的危机,我们抓住今天的机遇,是为了明天创造更好的发展机遇。

主持人:但是院长,现在环保部的约谈是非常紧迫的,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这样的效果,能点刹吗?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