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松运动中的猝死率只有十万分之一,对深圳医疗系统职务犯罪进行过深入研究的一名检察官认为

分析

仅上个月,国内就有4例在长跑过程中死亡的案例,两例出现在广州的国际马拉松赛事中。有人称马拉松运动是“死亡游戏”,许多高校以及中小学称为安全考虑取消长跑竞赛,还有民众建议停办城市马拉松运动……

一个人出事是“个人问题”,一群人出事是“制度问题”?

“马拉松运动中的猝死率只有十万分之一,其中97%是因为存在心血管疾病。而且猝死在运动项目中的分布毫无规律,如果要杜绝运动猝死问题,就要取消所有运动项目,那样的代价是非运动猝死率飙升10倍。”昨天,广东地区唯一一位运动医学博士生导师、广州体育学院运动医学教研室主任廖八根教授做客南方都市报和广东科学中心举办的小谷围科学论坛,用大量的数据说明高校取消长跑运动的做法是荒谬的。他说,没有必要停办城市马拉松赛,但确实可以通过正确的方式而大大减少猝死的发生。“要有正确的认识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现在大家都在讨论学校取消长跑的问题,实际上很多基本的事实还没搞清楚。”廖八根说。

在深圳“医疗系统反腐风暴”刮倒多名医院高管后,江捍平说出一句话:“一个人出事是个人问题,一群人出事是制度问题。”他认为,一群人出事,证明是现在的医药招标采购环节有漏洞。要想真正有效遏制腐败,必须从源头的招标采购制度上改革。

马拉松是高死亡率运动吗?

对深圳医疗系统职务犯罪进行过深入研究的一名检察官认为,医疗系统职务犯罪涉案主体一般都是单位、部门的“一把手”,他们文化程度普遍比较高,在医药卫生部门工作的时间较长,社会阅历深,生活经验丰富,心理素质好,作案手法比较高明,反侦查能力强,作案的隐蔽性较强,罪行不易暴露。联想起江捍平的“被调查”,颇有几分意味。

单次马拉松运动猝死率仅1:100000

该检察官认为,权力过分集中、缺乏有效的民主监督制约机制,这些“制度”的问题,正在引起社会重视。他同时表示,领导干部个人自律的问题也不可忽视。一些医疗卫生系统领导干部曾经是单位、部门的先进模范,因为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对人生追求的真正价值产生模糊,尤其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导致一部分人出现了一些明显的扭曲心态:一是攀比导致的失衡心态,二是你捞我也捞的从众心态,三是自以为有功的补偿心理,四是自作聪明的侥幸心态。

廖八根:学术资料显示,上世纪70-90年代,单次马拉松运动的猝死率约1:50000;近10年,单次马拉松运动导致猝死的比率有所下降,总体看约为1:100000,其中男性约为1:100000,而女性则约为1:200000。

该检察官相信,没有广大医疗人员遵守法律的高度自觉性,没有坚守在良好道德与修养之上的自我约束,要遏制腐败始终将是“空中楼阁”。

根据长期跟踪观测得出的长跑运动猝死率,30-65岁男性慢跑者为1:8000;表面上看基本健康的人猝死率约为1:15000-18000。

连振辉VS江捍平

据统计,运动猝死中仅有1/3进行的是剧烈运动,9%进行的是小负荷或适量运动。运动猝死和参与有组织的、竞赛性的运动之间并不存在显著关联。

提到近年来落马的卫生系统“一把手”,就不能不回顾2006年被查处的罗湖区卫生局原局长连振辉受贿案。分别为市、区医疗行政系统“一把手”,我们或可从连振辉的落马轨迹中,找到江捍平的身影。

死亡率分布与跑步距离有关么?

关键词1:长期“占位”

毫无规律可言,且不同运动猝死率也差不多

连振辉:“受贿史”长达10年

此外,由于运动猝死的案例很难收集,廖八根根据媒体报道,粗略统计了近10年我国学生跑步运动猝死案例,发现从50m—3000m各距离都有猝死发生,统计数据发现猝死分布与跑步距离表现得毫无规律。不同运动项目的猝死率方面,网球、篮球、足球、自行车也出现过猝死,但马拉松每次参与的人数较多,案例也多,实际上真正算猝死率,马拉松运动并没有表现出明显高于这些运动项目。

在案发之前,连振辉就任罗湖区卫生局局长,并在罗湖区卫生局呆了二十几年,从小科员登上局长宝座,建立起了一局之长的特权,独断专行,成了罗湖区卫生局的“土皇帝”。

广马3万人死2个比例是否太高?

连振辉的特权体现在大权独揽上,他一人独揽人事、计划财务、社会医疗等几项热门工作。其中,社会医疗和人事调配这两项工作,几乎成了他的专利权。因此,想调动的人、想搞社会医疗的人就要去求他,必须投之以“红包”。自连振辉任局长以来,审批了30多个个体诊所,收受了十几个私人诊所老板的贿赂。

运动猝死偶发因素大,不能简单归咎组织方

江捍平:在深圳医疗系统近20年

廖八根:每年猝死人群中仅约1/4-1/5为运动猝死,3/4-4/5皆在非运动时候发生;;35岁以下人群,年猝死率平均约为2.5/10万,约1/3发生在运动过程中,运动猝死率约为0.8/10万。运动中的猝死率之所以特别引人注目,是因为死的都是年轻人。此外,人们难以理解为什么一个看上去好好的人就忽然死了,如果是在家里猝死的,人们都会相信是某种疾病所致。

据报道,1994年,怀揣着亲手建一所医院的梦想,江捍平放弃了内地正处级干部的待遇南下闯深圳。在深圳医疗系统工作的近20年中,他从南山医院院长一直干到市卫人委领导。

广州马拉松赛中3万人有2例猝死看上去比例比过去的统计数据高很多,但不能简单地认为组织方存在问题,因为运动猝死的偶发因素很大,北京2005年的马拉松赛也有人猝死,但此后一例也没有。

关键词2:工程建设

马拉松和运动猝死有无必然联系?更易导致有潜在疾病的人猝死

连振辉:工程建设受贿上百万

廖八根:运动猝死的真正元凶不是运动,而是各种疾病,尤其是心血管疾病。有潜在疾病的患者,确实可能会因此而引发猝死。“比如给心脏供血的冠状动脉,有些人先天就缺少一支。他们从事超负荷运动就会比较危险。但看上去正常的人不可能去做有放射性的心脏造影检查,所以经常到猝死发生之后尸体解剖才看得出来。运动猝死案例中,有97%以上因为心血管系统存在疾病。真正因为单纯的运动而致死的,不到3%。也就是说,真正纯粹因为马拉松赛本身而导致的猝死率只有3/10000000。

1995年至1997年,罗湖区卫生局泥岗村宿舍楼工程、罗湖区中医院扩建工程相继招标,连振辉利用职务之便,促成罗某承建这两项工程。罗某中标后,将15万元送到连振辉家中。1998年,连振辉推荐罗某承建罗湖区人民医院住院部工程、罗湖区中医院莲塘门诊部重建工程,分两次收取了14万元。2002年,连振辉再次为罗某承建罗湖区人民医院医技楼等工程“打招呼”,收受罗某15万元。1996年至2005年,连振辉还于中秋、春节两节多次收受罗某的“红包”,共计30万元。

有没有办法降低猝死率?

1997年,连振辉在行贿人林某承建罗湖区人民医院东门门诊部大楼工程中为林谋利,并收受林的10万元。2003年,连振辉在行贿人詹某承建罗湖区妇幼保健院工程中为詹谋利,并收受詹某贿赂款20万元。

确对待竞赛和锻炼可大大降低猝死几率

此外,连振辉还在医政管理中屡屡受贿。如在谢某接手经营6家诊所的升格、迁址等活动中,连振辉给予了便利,从2004年6月至2005年9月期间,连振辉每月在办公室收取谢某送来的1.5万元,前后共计24万元,之后他还一次性收受了谢某贿赂款1万元、港币5万元。2005年8月,连振辉在吴某宏向罗湖区人民医院出售螺旋水刀的过程中为吴谋利,收受吴某宏贿赂款美金1万元。

廖八根:了解基本知识,正确对待长跑可以大大降低猝死率。首先要区别对待长跑竞赛和长跑锻炼的关系。长跑竞赛是为了给有能力者展现个人的耐力及意志力的平台,但对心血管机能是极大挑战。长跑锻炼是为了健康,不是去挑战生理极限,需要量力而行,循序渐进,避免伤害。年轻人往往会高估自己的运动能力,如果广州马拉松赛中两位猝死的青年,最后不那么拼命冲,猝死的几率可能会降低。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