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节市纳雍县委副书记、县长郑成芳涉嫌严重违纪,经领事部手就办理了几百个台湾同胞到大陆探亲的旅行证件

2013年5月- 任毕节市纳雍县委副书记、县长

汪辜会谈是在1993年4月27日至29日举行。作为汪辜会谈预备性磋商的主谈人,我4月23日就飞赴新加坡,与台湾海基会邱进益副董事长磋商会谈的有关事宜。

郑成芳,男,汉族,贵州黔西人,1966年1月出生,198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3年7月参加工作,在职研究生学历。

李光耀促成汪辜会谈

2009年4月-2013年4月任毕节地区纳雍县委副书记

1993年新加坡汪辜会谈

中新网10月2日电
据贵州省纪委监察厅网站消息,经毕节市委批准,毕节市纳雍县委副书记、县长郑成芳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在上海期间,受在美国纽约的蒋宋美龄女士之托,辜振甫夫人还去靠近虹桥路的公墓,为其父母扫墓。大陆有关方面对此给予了协助。

郑成芳简历:

根据两位先生的意见,我和邱进益先生以及两会的同事们为起草此次会议最重要的成果《汪辜会谈共同协议》绞尽了脑筋,特别是在写两岸经济交流要遵循什么原则的措辞上,因为要照顾到双方的立场,费尽思量。

2004年5月-2009年4月任毕节地区纳雍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例如,《共同协议》中写进了互补互利四个字,作为两岸经济交流的原则。这是因为汪先生和辜先生在第一场会谈时,都表达过类似的意见。我们就建议把这四个字写入,海基会接受了。终于做到双方满意,皆大欢喜。《汪辜会谈共同协议》规定:双方均认为应加强两岸经济交流,互补互利。这是1949年以来,除了《金门协议》,除了一个中国的九二共识以后,第三个最重要的协议。在这个协议之后,在大陆改革开放的形势下,到大陆投资的台商一浪高过一浪。

1988年9月-2004年5月历任毕节地委组织部工作员、科员、副科级组织干事、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室主任、组织科科长

这就出现一个很有趣的画面:辜先生后面站着的是海协会的我,汪先生后面站着的是海基会的邱进益。有一张照片记录下了这个特殊而珍贵的镜头。

1983年7月-1988年9月历任毕节地区黔西县雨朵区、中坪区财政所工作员、黔西县财政局农财股工作员

76岁的辜振甫先生从小就会唱京戏,对京剧研究甚笃,他曾对我说他锻炼身体的秘诀就是一个礼拜唱两次京戏,因为唱京戏可以增加肺活量。笑容可掬的汪道涵先生虽然不会唱京戏,但他中国传统文化的功底深厚。两位老先生显得十分相熟,相谈十几分钟后,新加坡方面请双方下楼到四层会场。为了体现两岸的平等,新加坡特别安排双方分别乘坐两部电梯。

郑成芳

1995年5月,经中央台办报经江泽民总书记批准,我第二次率海协代表团访台。我和焦仁和先生达成了同年7月在北京举行第二次汪辜会谈的协议。但因李登辉访美,两会的接触商谈被迫中止,第二次汪辜会谈也无法举行。

2013年4月-2013年5月任毕节市纳雍县委副书记、纳雍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

这要从1992年国家主席杨尚昆访问新加坡说起。杨主席在与李光耀会谈时说,海峡两岸谈政治问题,条件还不成熟,但是可以先谈经济。李光耀立刻问杨主席,能不能把您的话转告给李登辉?杨主席毫不犹豫地回答可以。之后,据我驻新加坡大使馆转达李光耀的通报称,他专程到台湾,将杨主席的话带给了李登辉。一段时间之后,李光耀又告诉中国大使馆,李登辉同意两岸对话,由两会会长辜振甫和汪道涵谈经济,地点就在新加坡。我们同意了。

图片 1

19日上午,辜先生和夫人圆满结束了大陆的参访、会晤,我和夫人一直将辜振甫一行送到北京首都机场。在候机室里,辜先生再次感谢大陆方面的盛情接待。他还对我说,希望有机会到北京大学演讲。分别时,我们双手相握,相约汪道涵会长访问台湾时再见。但是,终因李登辉提出两国论,两岸关系再度出现停滞。汪老最终没能去成台湾。而这次分手竟成为我与辜老先生的最后诀别。

毕节市纳雍县委副书记、县长郑成芳涉嫌严重违纪,经领事部手就办理了几百个台湾同胞到大陆探亲的旅行证件。我在饭店的大堂里,看到带着孩子去饭店吃饭的父母们,他们客气地向我点头打招呼。

这时,在机场大门口,几百名民进党组织的群众,举着台独标语,要在我出机场大门时,拦我坐的汽车闹事。他们还带着鸡蛋、西红柿,准备丢我。与此同时,由台湾中国统一联盟组织的几百名台湾民众,举着欢迎唐树备先生的标语,在机场大门附近集结,准备热烈地欢迎海协代表团。民进党组织的群众,看到中国统一联盟的成员高举欢迎我的标语,竟出手打人,中国统一联盟的多名成员因此而受伤。

李光耀资政也想举办一个招待会欢迎两会会长。在北京,新加坡驻华使馆特意征求我们的意见,我们没有异议。但是,我当时就感到台湾方面不一定接受。例如,两会的领导人谁先到谁后到,谁坐在李光耀先生的右边或者左边,恐怕台湾方面都会计较,很难弄得非常妥当。不出所料,台湾方面果真没有同意。这样,细致周到的李光耀先生改成分别会见两会领导人。

1978年,唐树备作为中国驻日本大使馆领事部主任,第一次接触来自岛内的台湾同胞。1989年,他被任命为国务院台办副主任,1990年被任命为中共中央台办、国务院台办副主任,1991年兼任海峡两岸关系协会常务副会长。他亲自参与和见证了上世纪90年代两岸关系史上的许多重大事件:海协会成立,九二共识的确立,汪辜会谈、汪辜会晤,反对李登辉访美、反对两国论。回顾从前,已经78岁的唐树备谦逊地说:我有幸作为中国人的一分子,作为中共中央台办、国务院台办领导集体的一员,执行中央的对台方针、政策,为推动两岸关系做了一些事情。

在我走进下榻的饭店,台湾的警察排成两队,形成夹道,每人都持着一人高的长棍。我就在他们中间走进电梯。据说,当天台湾方面一共出动了3000名警察,保护我和海协代表团。

第二天开始会谈。民进党组织的群众,用高音喇叭对着会谈场所大呼台独口号。我在会谈开始时即兴道出了肺腑之言,我说,两岸关系是剪不断,理还乱。有人想剪断,是不可能的。

酷爱京剧的辜振甫,在大陆方面的安排下,先后在上海的兰心大戏院和北京的长安大戏院,出席了名家荟萃的京剧晚会。辜先生也粉墨登场,走到台上唱起浑厚、激越的京剧《洪羊洞》,为国家哪何曾半日闲空赢得满堂喝彩。

我和夫人到上海接机,参加汪辜会晤。辜振甫一如上次汪辜会谈中一样幽默风趣、儒雅健谈。

进入房间后,焦仁和先生赶来,代表辜先生向我道歉。

4月27日早上,汪先生和辜先生第一次见面,新加坡方面安排在海皇大厦26层的一个房间。令人意味深长的是,两位领导人具有历史意义的会谈,其话题竟是从中国的国粹京戏谈起。

江泽民总书记是在钓鱼台的四季厅接见的辜振甫,十月的北京正值最好的季节,从四季厅放眼窗外,一片片的树林层林尽染,各种树木的叶子呈现出绿、黄、红的色彩,非常富有立体感,美不胜收。在这样的美景中,江泽民和辜老先生愉快地交谈了两个小时,在平静、坦率的气氛中对涉及两岸关系的重大问题交换了彼此的看法。

在汪辜会谈之外还有一个小插曲。在汪辜会谈举办之前,十几个民进党人也跟到新加坡。他们每个人的西装里边穿着的T恤衫上,都写了字。他们分散在会场的大楼的前,汪老的车队一到,他们就立刻排成队,将穿的西装外套一脱,露出了每个人的T恤上写着的一个字,连在一起是台湾是台湾,中国是中国。新加坡警察发现后,很快就将把他们驱散了。

不过,汪辜会谈也并不总是这般喜气洋洋,而是一波三折。

大家在谈判桌以外非常和气,友善。毕竟大家同属中华民族,都讲中国话,都有同样的爱好:喝白酒、饮茶、吃中国菜。记得大家在一起喝酒时,当年海基会的副秘书长,现在是凤凰电视台主持人的石齐平先生,因为酒量大,大家给他起了一个绰号叫十七瓶;曾任海基会副董事长兼秘书长的焦仁和,则获得同名字谐音的叫人喝。

在宴会即将结束的时候,海基会的朋友兴致勃勃的拿着这张写有汪道涵伉俪宴请辜振甫伉俪字样的菜单,请双方代表团的成员签名,留作纪念。大家都在菜单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图片 2

这期间,我参与和经历了两岸关系史上的一些大事,如1993年具有历史意义的汪辜会谈和1998年的汪辜会晤等。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