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开门全程自助深夜健身只因下班太晚,对换届人选所在单位开展

“有党员干部在违规办‘满月宴’,还是个有可能被提职的候选人,你们管不管?”去年12月,县乡换届工作启动不久,市纪委就接到这样一个举报电话。这个举报让我很震惊,没想到,在正风肃纪的高压态势下,到了换届这个关键时期,仍有人顶风违纪,还是拟提拔人选。于是,我立即将这一问题批转相关县纪委,要求他们迅速调查核实、严肃处理。

晚上11时,天山路一家商场的24小时健身房里,刚刚结束工作的吕彩霞换好运动装,在器械区操练起来。此时,整个健身房里仍有十余人以不同方式展开锻炼。

举报件虽已批转出去,但这个问题就像在耳边敲响的一声警钟,让我久久不能平静。换届体现的是一个地方的用人导向和政治生态,对地方的影响是长期的。从衡阳、南充以及辽宁等地换届选举中的违纪违法案例来看,换届纪律松一松,带病提拔、拉票贿选等问题就会乘虚而入。严肃换届纪律,是中央纪委七次全会部署的重要任务,是当前的头等大事。作为党的纪律检查机关,就必须在党委领导下,与主责部门协同配合,严肃换届纪律,把好人选政治关、廉洁关,履行好监督责任。

可能今天有点闷,来的人不算多,有些时候,这个时间点过来,排队都有可能。吕彩霞说。

做好协同配合,首先要找准职责定位,不能“种了别人的地,荒了自己的田”。按照分工,组织部门负责审查个人有关事项报告、谈心谈话、提名考察、现场督导等工作,纪委负责廉政审查和问题线索核实,并会同组织部门开展巡回督查。为此,我们特地做了一次“战前动员”,提出坚守监督执纪问责阵地,全力做好严肃换届纪律相关工作,确保万无一失。

劳动报记者深夜走访发现,在这些24小时健身房,晚上10时到12时是高峰时间段。0时到6时虽然也有人健身,但只能算是小概率事件。因为深夜无人值守,可能存在的安全问题,也让不少健身爱好者担忧。

在中央纪委七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换届中易发、多发的问题,是我们开展换届监督的重中之重。在开展常规动作的基础上,市纪委在每个县区、系统派驻一个监督组,重点围绕换届纪律开展监督检查。各个监督组进驻之后,建立了信箱、电话、手机短信、网络“四位一体”举报平台。对换届人选所在单位开展“三查五访”,即查工作程序、查组织实施、查纪律执行,访知情关联同事、访老党员、访老干部、访人大代表、访政协委员。对换届风气和执行换届纪律情况组织一次群众评议,对所在单位财务账目进行一次全面审计,对发现的问题按照同步抄告、快速核查的机制,及时与组织部门沟通。今年以来,派驻监督组联合所在县区纪委和组织部门,对615名换届人选进行了一次再筛查、再过滤,建议不宜提拔使用11人。

扫码开门全程自助深夜健身只因下班太晚

廉政审查是政治审查,是对干部的政治体检,必须以“眼里不揉沙子”的态度严肃对待。为此,我们提出,对廉政审查的每一个关口,都要从政治上去考虑和处理,层层签字,终身负责,决不能埋下隐患。收到组织部发来的拟提任人选名单后,我签批给案件监督管理室,由他们汇总信访、党风等各部门意见,经分管领导审核后,由我审批反馈给市委组织部。廉政审查结果按照“未收到信访件和未发现问题线索”、“收到信访件经核实不存在违纪问题”、“存在违纪问题正在审查中”、“虽受过处分但已过处分影响期”和“未过处分影响期”5类情况回复。对于发现的涉及换届人选的问题线索,立即启动快速核查机制,10个工作日内调查完毕。对情况复杂、一时难以查清的,限时形成阶段性核查报告,与组织部门研究后,向市委提出建议。

在上海的24小时健身房里,天山路的这家已开业一年多,是最早尝试这种模式的健身房之一。

在执纪审查工作中,我们也十分注意被审查对象是否存在拟提拔情况。去年12月,在对青龙满族自治县县委原常委、县政府原副县长张某某涉嫌违纪问题进行初核时,发现其涉嫌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和工作纪律等问题。我立即与市委组织部主要领导沟通,得知张某某已被纳入重点提拔对象。如果等问题查清后再提交市委,势必对换届造成严重影响。于是,我们连夜召开会议进行研判,及时与市委组织部沟通协调,会同市委组织部向市委“五人小组”会提出了终止提名的建议,最终,市委及时取消了对张某某的提名。

扫码开门全程自助深夜健身只因下班太晚,对换届人选所在单位开展。上周四的晚上10时20分许,劳动报记者前去采访,一走进房间,就感到一股热浪来袭。除了环境通风设施不是很好外,现场十余台跑步机只有两台空闲,或跑或走,现场锻炼气氛高涨。

衡阳、南充以及辽宁在换届选举中发生违纪违法问题,归根到底还是由于管党治党的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吸取这一教训,我协助市委主要领导对7个县区的党委书记、纪委书记和组织部长进行了一次集体谈话,分别与他们签订严肃换届纪律责任书,明确责任内容,并由县区组织乡镇一级签订责任书,层层压实责任。此外,市纪委明确,虽然有的干部换届前、换届中没有发现问题,但换届后一旦发现有违纪违法问题的,一律进行“一案双查”,既处理当事人,又追究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

约11时,在一家IT公司上班的陈先生猛地灌了几口水,擦一擦额头上的汗水,背着小包,离开了健身房。他告诉记者,因为工作较忙,晚上10时或11时下班是家常便饭,早上肯定是起不来,想多睡一会儿。中午健身的话又觉得不过瘾。所以,我一般是晚上下班之后过来,练上一个小时再回家。他表示,这样不仅可以提高身体素质,晚上也能睡个好觉,工作上的压力减少很多。

几分钟之后,刚刚结束工作的吕彩霞打开手机,站在门口扫了一下二维码,走进了健身房。劳动报记者现场体验发现,通过微信公众号或手机APP,购买了会员卡之后,马上就可以开卡使用,不需要像传统健身房一样,签下一系列的相关协议。

吕彩霞身材略胖,主要是在器械区练力量增肌。她告诉记者,自己是在服务行业工作,一般晚上11时才下班,通常练到凌晨2时才会回家。白天要上班,实在是没空。所以我都是晚上来,一个星期要来三四次吧。吕彩霞说,这里的私教课也很便宜,但因为时间上的关系,自己约不到,只能查资料摸索。

据了解,目前有多家机构都在运营24小时健身房。这家天山路健身房的运营方、乐刻网络上海公司总经理苏景岗告诉劳动报记者,选择深夜、凌晨时段健身的人群,下班时间晚是主要原因。深夜健身的客户主要分布在几个行业,酒吧和餐厅工作人员、IT人群等,他们一般下班很晚,只有在这个时间段健身。

共享模式价格低廉器材较为拥挤,没办法洗澡

除了营业时间比较灵活外,24小时健身房普遍价格低廉,这也是其更受消费者欢迎的主要原因。

据了解,一家从杭州起步的24小时健身房连锁机构,目前已经在上海开出30余家分店。

相比于传统健身房每年数千元,甚至上万元的会员卡,这里的月卡费用仅为199/月。如果购买季卡和年卡,价格还有下调的空间。前不久刚刚开业的杨浦区市民健身中心,与这家24小时健身房连锁机构合作,白天时间段的月卡费用更是只有99元/月。

大宁地区有一家新开业不久的24小时健身房。晚上11时许,这家门店依然有11个人在进行健身。在某商场上班的两位导购员,在操房里对着IPAD,正在自己进行健身操练习。其中的一位健身者告诉劳动报记者,大宁地区现在各类健身房很多,因为上班时间关系,供自己挑选的余地不大,也去过一家,但总是被私教和销售围绕,催着让我办卡、续卡,或者是买私教课程,后面都有点不敢去了。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