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劳动的乐趣,此次公布的征求意见稿对教育惩戒权的规定更趋谨慎

接下来,广东还将从课程、实践、评价等要素着手,从学校、家庭、社会等方面着力,不断完善劳动教育体系,优化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结构,确保劳动教育课时不少于一半。

教育界代表普遍认为,在实际操作中,对“罚站罚跑”应当秉持谦抑审慎的态度。

编辑: 何柏梅

南方日报记者 马立敏 骆骁骅 见习记者 吴淑斌

华南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部常务副部长王红表示,劳动教育要以体力劳动为主,手脑并用,让学生真正明白劳动的意义,享受劳动的乐趣。

中山大学教育现代化研究中心主任冯增俊表示,对学生进行惩戒,本身是教育的一个部分,也是教师应有的管理手段,关键是把握合理的“度”,而不能采取“一刀切”的方式方法。

近日,省教育厅印发《广东省加强学校体育美育劳动教育行动计划》,要求开齐开足劳动教育课程。要将综合实践活动课程、通用技术课程作为实施劳动教育的重要渠道,开足开好;挖掘其他学科有关劳动教育的元素,在各学科教学中有机融入劳动教育内容。

“若明确规定罚站、罚跑这两种方式合规,却又不对罚站、罚跑的时长、方式等作出明确规定,反而容易导致教师一刀切地使用罚站、罚跑作为惩戒方式。”储朝晖表示,删去允许罚站罚跑的规定更符合教学教育规律。

在加强校内劳动教育的同时,广东强化实践场所建设,拓宽劳动教育渠道,实现校内校外齐开展劳动教育。目前,全省建有青少年宫、儿童活动中心、学生综合实践基地、研学实践基地213个,基本覆盖全省所有县区,为学生劳动实践提供了丰富资源。

惩戒权模糊让老师“不敢管”

享受劳动的乐趣,此次公布的征求意见稿对教育惩戒权的规定更趋谨慎。南方日报记者 马立敏

不少一线教师反映,教师对学生的管理有些“束手束脚”,“不敢管,不愿管现象”普遍存在。

对于初中和更高年级的学生,劳动教育则进一步提出吃苦耐劳、劳动自立等精神品格层面的要求。

“‘罚站罚跑’条款被删后,我们感觉更难把握惩戒权的尺度了。”袁建芳认为,法律应该更明确、详细,具有可操作性,不能仅用模糊、难以执行的表述,让教师很难把握标准。“要明确告诉大家度在哪里、界限在哪里。”

广东各地市各学校已“出招”。广州建设综合实践活动基地,开展学农、学工、自我服务类等劳动课程。中山中小学安排专用课时,1至9年级要求每周开设2节劳动课,编写“综合实践活动”“乡土中山”“劳动技术”等教材配合开设课程。

反方

南方网讯
11月13日,广东省中小学劳动教育成果展示活动举行,学生们在现场制作擂茶、糕点、剪纸,“秀”劳动教育成果。

相比于一审稿,此次公布的征求意见稿对教育惩戒权的规定更趋谨慎。对于违反学校安全管理规定的行为,只是笼统地规定“应当予以制止和批评”;另一方面,在禁止行为中加入了“打骂、辱骂”情节。

“我们开展了一系列劳动教育活动,让学生明白‘人人都要劳动’的道理,培养良好的劳动意识和习惯。”广州市海珠区宝玉直实验小学综合实践活动科组长陈佩凤介绍,学校开展“厕所革命”“我爱传统美食”等活动,让学生动手美化厕所环境、亲手制作美食,体验劳动的乐趣,培养良好的生活习惯和劳动习惯。

据了解,一审审议意见倾向于认为,原草案中的教育惩罚具体措施不能广泛适用于各年龄段和各教育类型学生群体,也不利于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根据实际制定更有针对性和更合理可行的惩戒措施,建议将具体措施删除,可以由地方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制定。

广州市天河外国语学校教师符伟平也认为,每名学生的心理、身体情况都不同,罚站罚跑不一定适合每个学生。若采用这些方式并对学生心理、身体造成负面影响,则违背了教育的初衷,得不偿失。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