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公务员两次,2019广东经济发展国际咨询会迎来了首名抵穗的

图片 1

图片 2

刘作彪在公交站蹲守。

南方网讯
19日下午,德国弗劳恩霍夫协会首席科技顾问托比亚斯·梅兹抵达广州白云国际机场,2019广东经济发展国际咨询会迎来了首名抵穗的“洋顾问”。

刘作彪与同事抓获犯罪嫌疑人。

作为今年省长经济顾问团队的新面孔,这也是托比亚斯·梅兹首次踏足广东。从德国经北京转机,早上还在气温只有1度的北京,下午就来到气温还在20度以上的广州,托比亚斯·梅兹笑称,一下飞机就真切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的“热情”。

刘作彪,男,43岁,湖北省宜昌市公安局水陆公交分局水上派出所反扒民警。他1994年12月入伍,2011年转业,从警7年,荣获嘉奖两次、三等功1次,优秀共产党员3次、优秀政法干警、优秀警卫民警1次,优秀公务员两次

本届国际咨询会将于11月21日—22日召开,主题为“把握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机遇,推动广东高水平对外开放”。自1999年始办以来,国际咨询会至今已成功举办了11次顾问全体会议,今年正好迎来20周年。先后有来自61家世界500强的跨国公司及世界著名科研机构的高层领导人共154人次作为省长经济顾问出席了会议。

黝黑的皮肤、厚重的棉服、干净的寸头,穿梭于城市的大街小巷,行走在交通运输的车站广场……

虽然是首次担任省长经济顾问,托比亚斯·梅兹信心满满地表示,他已提前做好了充足的功课,本次在粤为期4天的行程更是安排得满满当当,“我感到非常兴奋,也很期待这几天的收获。广东对我来说是一个充满吸引力的地方。”

就如同一片树叶落进森林、一滴水融入大海,他一入人群就难觅踪迹。如果不是自报家门,走在路上,你根本认不出他是一名警察。

托比亚斯·梅兹所在的顾问机构——德国弗劳恩霍夫协会是广东的老朋友。2011年,广东省政府与该协会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在智能建筑、工业自动化、环境保护、健康食品等新兴产业领域展开合作。借此次参加国际咨询会的契机,托比亚斯·梅兹希望可以促进协会与广东、德国与中国更紧密的合作。

他叫刘作彪。从警以来,他一直处在刀光剑影的反扒第一线,出生入死、屡建奇功,成为城市的“隐身英雄”。

“我们擅长把基础研究与行业需求相结合,为工业产品实现智能、可靠和轻质的材料结构解决方案。”托比亚斯·梅兹认为,为广东发展建言献策须切合广东所需。“我了解到广东正在大力发展智能制造,而我们在德国致力于研究智能材料及系统可靠性。希望未来通过深化合作,可以共同创造更多创新产品。”

“他是一个爱学习、爱钻研的人,在实战中认真揣摩扒手的每一个动作和眼神,潜心总结反扒工作的规律和特点,不断提高实战技能,是小偷的克星。”说起刘作彪,湖北省宜昌市公安局水陆公交分局政委侯家全说。

南方日报见习记者 曾美玲

一双“鹰眼”

编辑: 陈雨昀

从警7年,刘作彪练就了一双“鹰眼”。扒手路过身边时,只看一眼,刘作彪就能断定个八九不离十,跟踪追击,往往手到擒来。

2017年5月3日早上,刘作彪带着两名反扒队员冒雨在宜昌开发区公汽站台巡逻。一群人从107路公交车上下车,刘作彪仔细打量认出其中有个人是扒窃前科人员杨某。

刘作彪现场指挥跟踪,发现杨某尾随一位婆婆来到了不远处的南苑菜市场,在婆婆弯腰选菜的瞬间,他从老人口袋里掏出了一叠现金。

说时迟,那时快。刘作彪箭步上前,准备用手铐铐住杨某,杨某拔腿就跑,几张百元钞票遗落在地,几名反扒队员分头合围,将杨某现场抓获归案。

捉贼要拿赃,这是对反扒民警的基本要求。

“盗窃案件的特点是案值小、发案率高、流动性作案,最为关键的是证据难固定、难采集,因此需要在第一时间人赃并获。”刘作彪说。

优秀公务员两次,2019广东经济发展国际咨询会迎来了首名抵穗的。没有等到扒手动手,刘作彪和队员们其实就是在“熬”,熬时间、熬耐心。

在宜昌BRT公汽站观察点,刘作彪他们一蹲就是几小时,甚至连续几天;没有观察点的地方,他们就藏在车里;扒手进店吃饭了,他们就掰开方便面、喝着矿泉水在对面守着。日复一日,刘作彪他们几乎每个人的肠胃都落了病,冬天里手、脚、耳朵冻伤红肿更是常事。

如果说在昏暗湿滑的菜市场中抓获小偷困难,那么在人挤人的公交车上,难度就更大了。

2017年10月19日,刘作彪带着反扒队员在发案较多的长线公交车上跟车巡查。当天上午9时许,在宜昌火车东站9路公交车站台,他们发现一名男子在站台挤来挤去,正想靠近观察时,男子却已挤出人群迅速离开。

刘作彪立即上车,询问是否有人丢了东西,得知一名女子手机被偷后,他立刻下车,顺着嫌疑男子逃跑的路线追赶,最终将其抓获,现场搜出了赃物。

常言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抓小偷看似简单,其实,干“反扒”不但是力气活,也是技术活。

“干好力气活,学精技术活。”这是宜昌市公安局水陆公交分局水上派出所所长蔡鑫对反扒民警的要求。

抓贼成瘾

“领导,我是军转干部,但请不要担心,来这里我就是一名新兵,我愿意到基层最艰苦的单位去锻炼。”2011年初,刘作彪来到水陆公交分局时,不等领导开口,就主动请缨去基层。

转业选岗位时,刘作彪不假思索就选了警察岗位。有英雄情结的刘作彪实现了年少时的“警察梦”。

然而,现实的困境也同样摆在他面前。

和同事相比,刘作彪的年龄大、基础薄,业务更是“两眼一抹黑”。到了基层派出所,他遇到了一连串的困难。

“不懂就学,不要怕掉底子。”部队多年的培养,将这个优良传统印在了刘作彪的脑海里。看资料、跟师傅、听授课,刘作彪床头的资料摞起来有半人高,随手翻开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笔记。

刚转业那会儿,身边好多朋友不理解,问刘作彪干嘛要去当只能“躲在暗处”的便衣?刘作彪没多作解释。在他心中,不管哪一警种,初心和目的都是一样的。

时间流逝,7年坚守下来,刘作彪养成了一种“抓贼瘾”。“每天要是不出门巡逻,几天要是没有抓到小偷,就觉得手心发痒。”刘作彪说。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