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江苏省句容市很多干部眼里,决定再次延长聂树斌案复查期限三个月

2015年6月11日,山东省高院宣布聂案复查期限延长3个月至今年9月15日。

于是,陈善乐不再羞羞答答,春节、中秋、端午全都成了他收礼的盛大节日。老板们虽然生活光鲜,可要在宝华地面上承揽道路工程、建设安置房、经营企业、支取工程款、协调各种矛盾,哪一样都得求助于陈善乐。于是,每个节日前后,陈善乐的办公室都会人来人往,没有人空手进门。数目过大的贿款陈善乐不敢收,他从来没有一次收受几十万元、上百万元的贿款,但长年累月收个不停,其总数也已远超百万。

据京华时报报道,截至6月11日,聂树斌案由山东高院异地复查刚好半年。半年前,也即去年12月12日,最高法院宣布,该院决定将河北高院终审的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指令山东高院进行复查。

掩卷长思,任何一名党员领导干部都应以陈善乐这个活生生的素材为镜,在经济大发展的新形势下,更要保持平和的心态,既要正确对待付出和所得,也要时时自警,警惕各种场合各种时机下的腐蚀。只有这样,才能清除消极低俗的欲望,避免走向堕落。

据了解,4月28日的听证会结束后,合议庭法官曾去河北,先后找到聂树斌的车间同事以及做出聂树斌被刑讯逼供证言的保定监狱犯人纪某等调查了解情况。张焕枝说,她能感觉到山东高院的法官是在认真办案,对于延长复查期限,她表示理解。

在高强度的工作中,陈善乐展示了较强的工作能力。很快,宝华新城一大批道路、场馆等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全面开工,一大批房地产项目相继开发,就连南京自来水、天然气、公交车也陆续接通至宝华,宝华的电信固定话机在江苏省创造性地开通了一机双号,宁句同城一步步变为现实。同时期,宝华地区的财政收入也由0.32亿元飙升至3.9亿元,每年向市里贡献数亿元的土地净收益。2011年,陈善乐功成名就,被组织上任命为句容市副市长。

新葡萄京娱乐场 ,2014年12月22日,山东高院向聂树斌母亲送达立案复查决定书。

陈善乐知道,手中的权力就是摇钱树。有了钱,面子和排场自然就有了。当然,他也很清楚,以权换钱是触碰高压线,很危险。纠结矛盾之下,他竟自欺欺人地安慰自己:只要不开口索贿,逢年过节收些主动送上门的礼品礼金,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

聂树斌 资料图

陈善乐(右)在讯问笔录上签字

据张焕枝转述,朱云三告诉他们:如果时间不够,复查期限可能要再延长;如果时间富余,也有可能提前结束复查。办案人员会抓紧时间推进工作,快的话,也许一个月工作就能收尾。朱云三还表示:时间要服从质量,不能为了赶时间,对事实不负责,对法律不负责。

宝华从小乡镇变为繁华都市,看着自己治下如火如荼的建设场面、红红火火的发展成果,陈善乐的自豪感油然而生,同时冒出来的还有一种自居功臣的感觉。而每当想到这一切自己功不可没,另一种失落、失衡感就在他心中潜滋暗长。

链接聂案复查时间表

一个原本前途光明的年轻处级干部,就这样沉沦为罪犯,让人唏嘘不已。

2015年4月28日,山东高院召开聂案听证会,听取申诉人及其代理律师、原办案单位代表意见。

在忏悔书中,陈善乐写出了迟到的悔恨:

上述有关解释第173条规定:因特殊情况申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延长审理期限,最高人民法院经审查,予以批准的,可以延长审理期限1至3个月。期限届满案件仍然不能审结的,可以再次提出申请。

案后说法

新葡萄京娱乐场 1

于是,一边疯狂敛财一边又胆战心惊,成为那些年陈善乐的生活常态。在他心中,理智和贪婪的缠斗一刻也没有停息过。四下无人时,陈善乐会想到刚正的老岳父要求自己廉洁自律的谆谆教诲,母亲拿了别人钱财会坏事、会丢官丢人的告诫也时常萦绕在他耳畔,让他深感不安。

法官表示时间服从质量

为了掩人耳目,也为了给自己减轻一些心理压力,陈善乐开始上演一出出廉戏。案发前,他多次向纪检机关上交部分收受的财物,每次都有数万元。一时间,他似乎又成了廉洁模范。

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375条规定:对立案审查的申诉案件,应当在3个月内作出决定,至迟不得超过6个月。按照该规定,聂案复查期限在今年6月期满。6月8日,聂母张焕枝和代理律师李树亭、陈光武接到通知,6月11日到山东高院沟通情况。合议庭审判长朱云三告知:该院复查聂树斌案,因案情重大、疑难、复杂,复查工作涉及面广,不能在法定期限内复查终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173条规定,经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决定延长复查期限3个月(至2015年9月15日)。随后,记者了解到,张焕枝、李树亭等人拿到延长复查期限的书面通知。

曾经追逐梦想的青年、曾经追求理想的组工干部、曾经意气风发的乡镇书记、曾经独当一面的副市长等形象,皆因贪婪而轰然倒塌,成为令人不齿的罪人在双规以后才痛心疾首,但是为时已晚,因为所有的事都有因有果,自己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也是自己种了恶因产生了恶果,打擦边球,碰高压线,犯罪是必然的。

2014年12月12日,最高法院指令山东高院复查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山东高院安排5名法官组成合议庭复查此案。

陈善乐受贿案已经尘埃落定。但陈善乐作为一名前程似锦、本应有远大前程的年轻干部,就这样淹没于贪欲的海洋中,还是让司法办案人员发出一声叹息。

今年3月,全国两会结束后,聂树斌案的两名代理律师首次获准查阅该案的全部卷宗。律师提交代理意见后,4月28日,山东高院召开聂树斌案听证会,听取申诉人及其代理律师、原办案单位代表意见。

能人

会见中,山东高院法官向张焕枝、李树亭介绍了案件复查情况,告知因复查工作需要,经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决定再次延长聂树斌案复查期限三个月。聂树斌母亲张焕枝签收山东高院延长复查期限通知书。

在宝华任职的六年多,陈善乐赶上了南京东扩战略和句容市委、市政府五大板块战略的实施,这给了他一展身手的舞台。南京发展的强大辐射,对接句容的顺势而上,使宝华地区城市化建设以日新月异的速度发展。身为宝华地区党政主要领导,陈善乐那些年确实是蛮拼的。

2015年3月17日,聂树斌案的两名代理律师首次获准查阅聂案全部卷宗。

在向陈善乐行贿的众多老板中,过年过节跑动最勤快、令陈善乐印象最深的,当数镇江本地一个工程承包商陈某。陈善乐刚到宝华任职不久,两人就经人介绍相识。从2005年春节到2012年中秋节,陈某逢节必送,前后十多次向陈善乐进贡几十万元。陈善乐起初羞羞答答,后来半推半就,最后习以为常。拿人手短,陈善乐对陈某极力照顾,使其获得丰厚回报。宝华凤坛小区安置房部分工程、宝华森林公园双清双美工程、龙蜀路部分路段重建工程,让陈某赚得盆满钵溢。

11日,进入法院后,审判长朱云三很快便告诉张焕枝,复查延期3个月。原来不踏实,听完后比较踏实了。张焕枝说。

当年,在江苏省句容市很多干部眼里,描述陈善乐只需要两个字能人。

聂树斌母亲

回看陈善乐的犯罪历程,有两点特别应该引起我们的注意,或者说警醒:

看着一个个亿万富翁涌入宝华,有的揽下一个建设工程就能轻松赚取千万元,有的靠自己协调形形色色的矛盾就能省下上亿元,陈善乐眼花了,认为自己与他们相比,付出的汗水更多,站在他们身边却是一副穷酸相,未免自惭形秽。和老板们打交道久了,陈善乐对他们的富足生活更加心向往之,力争在消费水准上与他们看齐。奢侈的生活必然要靠经济实力支撑,陈善乐虽官居宝华地区的一把手,可毕竟只是一名普通的公务员,其工资收入根本担负不起奢华的消费。

其二,节日腐败也不能成为逃脱惩处的借口。直到今日,一些党员干部还认为逢年过节收点礼与受贿不同,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殊不知腐败不分形式,节日腐败也是腐败。虽然穿着节礼的隐性外衣,但其本质仍然是以权换钱,而且更加容易使党员干部麻痹。陈善乐正是在贪欲的驱使下,自欺欺人、掩耳盗铃,自认为节日收钱没关系,实际上正是一次次的自以为没关系,将他推进了腐败的深渊。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