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黄炎子孙民共和国成年国民的听书率为22.8%,还应该有在德国首都捐出造血干细胞的两名志愿者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5月7日电随着时代发展、科技进步,人们的阅读内容愈加丰富、方式也日益多元化,从读纸质书到读电子书,再到如今的“听书”,当碎片化的时间成为互联网争夺的重点后,用耳朵代替眼睛,正在让阅读有了更多可能。记者采访读者和业内人士了解到,有声阅读确实被越来越多的人欢迎,成为阅读新的增长点。

中黄炎子孙民共和国成年国民的听书率为22.8%,还应该有在德国首都捐出造血干细胞的两名志愿者。捐献现场,志愿者们为陈彬加油鼓劲。

  何谓有声阅读?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出版研究所所长徐升国说,是指通过有声方式,包括通过录音带、CD、有声读书机、广播、网络语音播报如移动APP、微信语音等,收听图书相关内容,“包括图书朗读、故事、外语学习、书评与图书介绍等”。

  昨天是第71个世界红十字日,33岁小伙子陈彬说“中奖了,还是双重大奖”:成功捐献造血干细胞救助一名4岁患儿,而且还是在红十字日当天。与陈彬一样能“以捐献为生日礼物”的,还有在深圳捐献造血干细胞的两名志愿者。

  按照这个定义,“听书”的好处显而易见,其一就是保护视力。90后黄菲菲从两年前就开始尝试有声阅读,至今仍然保持上下班乘车时间“听书”的习惯,“这种阅读模式挺创新,环境不受限制,对眼睛没伤害,有些书的配乐、朗诵都很好听,‘听书’是享受”。

  文/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何雪华 通讯员曾赟

  据第十五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数据显示,两成以上国民有听书习惯,中国成年国民的听书率为22.8%,较2016年的平均水平,提高了5.8个百分点。在未成年人群体中,听书频率也相当高,其中14—17周岁青少年的听书率高达28.4%。

  昨日上午,在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生物治疗中心的采集室,非亲缘造血干细胞捐献者陈彬在接受造血干细胞的采集。床边的机器在“嗡嗡嗡”运转,陈彬躺在床上,右手握着小球,有节奏地一张一弛,帮助血液成分采集。“没任何不适”,陈彬说,因为他捐献的重型地中海贫血患者才4岁,体重小,采集时间只需3小时左右。

  第十五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数据显示,中国成年国民的听书率为22.8%,较2016年的平均水平提高了5.8个百分点。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供图

  陈彬说,3小时可比10个月短多了。原来,去年的7月他就接到了红十字会工作人员通知,说他登记报名捐献造血干细胞的血样配型,与一名患者初步吻合,“当时觉得太棒了,跟中奖一样开心,毕竟配型相合的概率很低,低至上百万分之一。”陈彬回忆,他开心地等呀等,一直等到春节都过了,才等来高分子配型、体检的通知。更没想到,最终的捐献日子竟然就在5月8日!

  近年来国内有声书市场也表现惊人。据喜马拉雅FM相关负责人介绍,2017年中国听书市场规模为32.4亿元,同比增长36.7%,粗略估算,2018年有声阅读的市场规模约45亿,“有声阅读正在全世界范围掀起一场阅读新革命”。

  陈彬坦言,这“双重大奖”既是他自己的也是那位患儿的。毕竟配型相合是缘分,能否成功捐献还需要患儿的身体治疗进展、经济状况等允许,所以作为施予者,他最想祝福的人就是那名小患儿。

  “仅举一例,有声书已成为喜马拉雅FM平台上最热门的收听品类之一,目前用户数占平台用户数的17%左右,整个流量占平台总流量的50%。”该负责人介绍,“在我们平台上目前的有声书活跃用户每天听书时长达3个小时,高频用户一年听书15本以上,‘听书’这一形式已经被越来越多人接受”。

  从无偿献血到捐献骨髓

  不过,仍有一些读者不习惯这种阅读方式。蒋斌说,自己一直以看纸质书为主,
“我习惯在看书的时候前后情节对照着来看,经常要往前翻,纸质书是看着最舒服的,有利于集中精力。而且‘有声读物’内容不全,有些书没有”。

  为什么会想到登记成为捐献者,最后成功捐献造血干细胞?陈彬的回答竟是“自然而然”,他说,他从高中开始知道献血能救人,对自身也没什么损害,于是就开始献血,高中在茂名老家献,大学在武汉就读学校献,工作了就在顺德大良单位附近献,如今无偿献血登记本已经换了六七本。2012年,一次大良献血的过程中,他看到有中华骨髓库广东分库在招募捐献志愿者,于是报了名。在他看来,这是自然而然的事。造血干细胞采集容易,捐献无损健康,还能“精准”救人,这是多好的事啊。

  第十五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数据亦显示,当被问及“不听书”的原因时,“没有听书习惯”是首要原因,超过半数的国民选择这一选项,“不喜欢听书的形式”“没有感兴趣的内容”“不了解有什么听书渠道”也是制约国民听书的因素。

  妻子支持丈夫捐造血干细胞

  “从‘听书’产生的经济效益上来看,未来有声出版的经济产业链为传统出版提供了更多可能。”
喜马拉雅FM相关负责人并未否认这些制约因素,但他仍然认为,音频这个媒介是移动互联网环境下唯一的伴随性媒体,“有声书未来将拥有广阔的市场空间,它和音频课程的普及也许会带来新的阅读革命”。

  相比于陈彬的淡然,妻子古丹显得没那么淡定。古丹说,跟陈彬结婚四年,也知道他常常无偿献血帮人,自己了解的不多却相信丈夫的话,“你看,我们结婚生子,孩子都3岁了,可爱又健康。”不过,去年7月,陈彬告诉妻子要捐献造血干细胞时,古丹还是担心了,感觉那是更珍贵的血液成分呢。所以,夫妻俩商量好先别告诉父母,“等捐献完活蹦乱跳地回去看父母的时候再说”。

  对此,徐升国解释,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提供了新的技术手段,降低了阅读成本,便利了用户参与内容制作,成为重要阅读方式之一,所以可以算是阅读新的增长点,“当然,作为一种新兴阅读方式,内容确实还需要不断丰富”。

  这几天,古丹查阅了很多资料,对造血干细胞捐献了解更多,知道存在配对概率的问题,即便愿意捐献也可能一辈子没机会捐,丈夫能够有这个机会去帮助人、挽救别人的生命,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