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警方调查确认,地处合肥东北郊的东站社居委从2006年起开始拆迁安置

记者从神木警方获悉,1月23日,有群众在神木县神木镇火神庙沟村一沟里发现一具尸体。经警方调查确认,死者系神木县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大队政治教导员张某,死亡原因初步认定为服毒自杀,其自杀原因正在调查中。

在合肥“房叔”方广云侵占136套安置房尚无明确定论之时,合肥又一涉及安置房腐败的案件浮出水面。

昨日相关知情人士称,张某近段时间情绪较为低落,自身有信贷纠纷,经济投资失败,初步判断与“房姐”事件无关。目前榆林市公安局派人员在神木调查张某自杀原因。

事发合肥新站区东站社居委,与此前的“房叔”方广云属于同一社区的相邻社居委,该社居委原书记韩宪金被举报自2006年起利用职务之便为家人及外来户挂户200多套安置房,涉嫌收取好处费上千万。

“只要把3万-5万元交给一个叫韩宪金的就可以挂户。”东站社居委村民说。

在合肥市“大建设”浪潮下,地处合肥东北郊的东站社居委从2006年起开始拆迁安置,根据安置办法,村民可按人头分配50平方米/人的回迁房。“很多回迁户名字我们听都没听说过,但他们房子分得最多。”村民称。

据原东站社居委书记韩明勋介绍,自他退休后,村里人口从不到700人变成了如今的1400多人。韩明勋自1976年任站东村书记,1996年初退休。他说,“这些多出来的人除了人口自然增长,其他都是外来户挂户在这边分安置房的。”

据村民介绍,通过挂户程序,一个叫朱帮忠的外来户一人挂了十几套房子。村民的估算是,假设增加的外来人口为500-600人,每户3-4口人,那么大约有100-200户外来户办理挂户,每户3万-5万元的费用,仅这一项就可入账近千万。

记者走访发现,该社居委的拆迁安置房从60平方米到100平方米不等,目前市场价格在4000元/平方米左右。也就是说,那些通过挂户获取的安置房,一经转手就能获得几十万的收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规定,公民应当在经常居住的地方登记为常住人口,一个公民只能在一个地方登记为常住人口。一些从未在当地出现过的外来户,是如何出现在东站社居委的常住人口中的?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