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伍拿着几页布满红手印的纸,进一步处理

此前据阎文玉局长介绍,运政稽查一队和二队的正式执法人员和外聘协勤人员,总计只有42个人。

2012年8月29日,空姐“花Money买毛豆”微博自曝,因行李放置问题,遭到一位乘客的殴打和辱骂,致其手部淤青,脖子、身上有多处挠痕,衣服也被撕裂。

“借皮”敛财?稽查队归交通局直管

闽南网1月30日讯
前晚,记者获悉,广州越秀区人民武装部政委由陈灏担任。也就是说,网传在飞机上打空姐的方大国已经不再担任越秀区武装部政委。

针对不少司机质疑的“不纠正、只罚款”问题,两人也口径一致,称法律规定对违章行为的处理以教育为主、罚款为辅,“罚款也是法律承认的一种”。

2012年9月2日,记者了解到,方大国于9月2日停职检查,接受组织进一步处理。时隔近5个月,终于有对方大国“进一步处理”了。

其中一位来自辽宁的赵师傅称,自己甚至因为运输肉类安装了一台制冷设备,而被罚款5000元。

种种迹象显示,交通局似乎对稽查队“偏爱”有加。

记者从可靠渠道获悉,在小店区交通局里,仅8~9人享受行政性财政拨款,事业编制数325人,实际在岗人数238人。包括运政稽查队在内的14个直属单位,全部为自收自支单位。

记者查询看到,王金伍口中的“车托”现象几年前已得到媒体关注。2011年,人民网两次曝光小店区运管所周边的“车托”行为。中央电视台近期也披露,该地“车托”活动猖獗。但对王金伍披露的具体标价,没有明确证据予以证实。

“我们一直在打击‘车托’,一经发现,即移送公安机关查处。”稽查队王根川称,“无奈执法权限不够,很难彻底杜绝。”

1月25日的小店区交通运政院内,已一片安静。

他和另外700名司机更关心的是:上述以运管所名义进行的运政稽查行为,究竟能罚没多少钱?这些钱又流向何方?对此,该区交通局和财政局给记者的数字并不一致。

此前据央视报道,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交通局内部人士披露,运政稽查罚款的收与支之间存在一定的比例关系:该笔金额的80%由财政返还小店区交通局,交通局再返还40%给运管所。

小店区运管所出具的《交通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如对处罚决定不服,可以在收到决定之日起60日内向其上级主管部门——小店区交通局申请行政复议。但王金伍告诉记者,由于多数货车司机没啥法律知识,近四五年来,他只为河南西峡县的司机贾天才代理过行政复议,结果是在交通局那儿“碰了一鼻子灰”。

王金伍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出示了其自称在运管所院内暗访时,拍到的“扣车”记录本照片。照片显示,在2012年7月23日、7月27日至29日、8月1日至2日三档日期下,共记有86个车牌号和81个司机手机号。其中仅7月23日一天,就写有37个车牌号。从车牌号分布看,来自山西省内的超过三成,河南省的约占二成,河北省、安徽省、陕西省合计约二成。

此外,从历年预算数据看,2010年运政稽查队上缴罚没收入806万元,享受拨款298万元;2011年上缴511万元,享受拨款198万元;2012年上缴1277万元,拨款1040万元。

“这还只是明面上的,不算有‘车托’从中活动的。”王金伍说,据他实地调查和收集的司机反映,小店区运政稽查队查车时,身边不时有“车托”的身影,他们收钱“捞”车,对违章车辆的处理明码标价:没有从业资格证收1000元,车辆没有遮盖篷布收1500元,车辆改装收2500元。

该局预算科科长郑彩萍向记者证实,交通局运政稽查队在财务上确实已实现“收支两条线”,但她给出的数字是:2012年,该局仅运政稽查上缴的罚没收入就达1277万元,拨款总额达1040万元。

对上述质疑,小店区交通局坚决否认执法人员与“车托”之间存在利益关系,也没有“小金库”之说。

中国青年报记者看到,司机贾天才曾于2009年2月,向该交通局递交了一份《行政复议申请书》,提出:小店区运管所将其货车加装副油箱的行为,认定为“擅自改装”并罚款1000元,属于裁量权过大,处罚程序违法,希望交通局撤销。记者查阅了王金伍提供的盖有“太原市小店区交通局”公章的字2009第00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后看到,小店区交通局对这一编号为“晋交稽字第140105090105022号”的处罚决定,以“处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为由,予以维持。

李义的经历不是孤例。

据他介绍,全局目前有约260名在职职工和55名退休职工。但其中是公务员编制、能全额“吃财政饭的”只有约10人,“剩下的工资待遇全靠自理”。

但王金伍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对治理公路“三乱”的前景没有那么乐观,“因为一些深层的东西,是我们无法撼动的”。

但小店区交通局和财政局均否认了上述说法。

记者查询看到,小店区位于太原市南郊,运管所就设在太汾高速公路和208国道交界处不远。根据《公路法》、《道路运输条例》和《国务院关于禁止在公路上乱设站卡乱罚款乱收费的通知》,作为道路运输管理机构,运管所应当重点在道路运输及相关业务经营场所、客货集散地进行监督检查。一般情况下,不可上公路执法。即使上路,执法区域也仅限于50米范围内的“公路路口”。

这位自称2005年跑车时“一年挣的钱差不多一半交了罚款”的维权司机,曾用半年时间,收集了长达300多分钟的录像,曝光河南获嘉县交警“收黑钱”问题。河南省公安厅高度重视,去年11月底,包括获嘉县公安局局长在内的12人被问责。事后,有媒体评论说:执法者与货车司机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发生了逆转。

而运管所杨玮所长介绍,该所共有员工约50人,一年财政拨款仅200余万元。

“挖坑”执法?小店区被指“苍蝇都飞不过去”

“我们是自收自支的单位。”阎文玉道出了其中“玄机”。

“‘车托’收钱后,就能从运管所把扣留的证和车索回,唯独没有任何票据。”王金伍称,不少司机怀疑,经过这道暗箱操作后,相当一部分罚没收入进了不走账的“小金库”。

中国青年报记者查询发现,运政稽查队行政上不归运管所管理,在全国范围内较为鲜见。为何做此安排?阎文玉局长未给出明确解释,只称“多少年前就是这个机制”。

在太原小店区,王金伍的上述担忧再次得到了印证。

阎文玉局长还称,稽查队的所有罚没收入全部上缴了财政,再享受财政统一拨款,“平均一年只拨款400万~500万元”。

王金伍是一名维权司机,曾因举报河南交警“收黑钱”事件而闻名。纸上的红手印,来自全国700多位长途货车司机,他们联名举报扼守太原市“南大门”的小店区运管所,常年在高速公路出口设检查站,涉嫌违规拦查过往货车,并随意扣车、罚款,每笔金额从500元至2万元不等。

在小店高速公路出入口附近,记者看到,曾在王金伍录像中成批出现的黄白相间运政执法车,已不见踪影。据[2013]8号文件称,太原全市交通系统正在掀起一场旨在治理“三乱”的文明执法百日整顿。

但令王金伍不能释怀的是:风暴过后,稽查队再次上路执法时,谁来监督他们的涉嫌违规行为?

中国青年报记者进一步调查获悉,小店区交通局除8~9人享受行政性财政拨款外,其余约300名员工的工资福利竟全靠“自谋”。“去年,稽查队上缴区财政1277万元,同时由区财政拨款1040万元,拨款主要用来养人。”该局局长阎文玉坦承。

这样执法一年的罚没收入是多少?没有人能说出准确数字。但自去年12月21日,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曝光上述行为后,太原市交通运输局于1月10日发出一纸编号为[2013]8号的整顿文件。至25日记者抵达小店区时,上述执法行为已以“不规范”为由,被悄然叫停。

但在小店区财政局,记者得到的是另一个答案。

交通部2006年第158号文件《关于进一步加强道路运输车辆改装管理工作的通知》规定,“擅自改装”大致限于改变车辆的类型、用途、颜色、主要总成部件、外廓尺寸和承载限值。同时规定:“各级交通主管部门和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应当严格按照规定认定非法改装道路运输车辆,不得扩大认定范围。”

依我国《道路运输条例》规定,运管部门的主要职责是对道路客货运输经营、机动车维修经营、站服务经营等实施规划、审批、监督、管理和服务。借助运政稽查队进行路面交通执法,是运管所的分内之事,为何这一块被“剥走”?运管所负责人无奈地表示:“我们也是依文件办事。”

两个月前,王金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一些交管部门系统庞大,人员过多,这就不可避免地乱收费,很多时候交管部门已不是管理部门,而是为了收钱养人。”

“大家的情况都差不多,看到这,再没有司机当‘愣头青’。”王金伍叹息。

为何两组数字间平均相差500余万元?面对质疑,阎文玉局长表示是自己“记得不准”,郑彩萍则犹疑称,千万元罚没收入也许并非运政稽查一块所缴,而是整个交通局上缴的收入。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