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近万名解放军、武警及预备役部队前面展开了救援,但在长沙县安沙镇却有一座梓福园公墓

在山下靠近右侧的墓地,杨姓男子说,这些大都安葬本镇居民,“本地居民800元一个墓穴,外地人要几千”。在左侧的墓地,靠近山下的墓穴要4000多元,越往上走,位置越好的价格越贵。杨姓男子坦言,公墓除了安葬本地人,也有部分外地人。

然而即使如此,我以为这两位士兵仍然用自己的生命告诉了人们什么是军人的价值。当年一位汶川大地震的幸存者曾回忆,灾难突然降临时,山崩地裂,四周到处是呻吟声、哭喊声,很多人都以为在劫难逃,心中充满恐惧。而当第一支解放军部队出现在灾区群众面前时,他们最强烈的感觉就是:得救了。这就是说,在关键时刻,特别是在危难之时,军人带给普通百姓的是安全感。哪怕他们赤手空拳,没有像样的工具装备,哪怕他们很年轻,而且看起来没有什么经验。但只要他们敢于挺身而出,敢于不顾一切地冲上去,对于处在灾害危难中等待救援的人来说,就意味着生的希望。如果,一个军人为了他人生的希望而牺牲了自己的生命,那么这样的军人就值得每一个人去怀念,去致敬。

我们都知道,农村公益性墓地只能为当地村民提供安葬服务,不能买卖。但在长沙县安沙镇却有一座梓福园公墓,据记者调查,外地人只要花数千元至数万元,就可以在该处购买一处墓地,价位视墓地大小及位置而定。墓地管理员还表示,如出价合理,还可在公墓周边建豪华墓地。

在媒体的相关报道中,我注意到这样一个细节:两位士兵牺牲后,必须继续赶往灾区的战友只来得及在士兵遗体前摆放三支烟。同是年轻人,同样为人之子,能想象到那些战友在忍受着怎样的悲伤?然而,军令已下达,部队要出发,来不及再点一次烟,战友就此分别。面对这样有情有义有担当的军人,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应该说什么?

“之前确实有违规操作。”安沙镇民政办负责人宋袭表示,墓地确实曾委托私人管理,4月10日起,已由镇政府接管,并确保在5月底彻底清退民间资本。

实事求是地说,在中国这样一个自然灾害发生率相当高的国家,高水平的专业救援系统十分不完善,专业救援的设备、技术、人员队伍相当欠缺。因此,当那些严重的灾害突发时,迅速集结和调遣军队(包括武警、预备役部队,下同),能够在最快的时间内展开救援工作,最大限度地降低灾害损失。这一方面是因为军队有高效的指挥系统和强大的运输及施工能力,有自身的特点和优势;另一方面,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令行禁止,不能拖沓,更不能讲条件。

宋袭证实,墓地周姓男子是政府聘请的墓地管理员,但对男子的说法,她表示是个人行为,“镇政府没收钱,更不允许买卖墓地”。

在5年前发生的那场惨烈的汶川大地震中,最早赶赴抢险救灾一线的是解放军和武警部队。这次芦山地震发生后,又是解放军、武警,以及预备役部队率先出现在抢险救灾的现场。当猝不及防的灾难发生后,当地驻军和武警官兵迅速投入应急救援,成都军区精干指挥小组乘坐直升机赶往震中地区,500多名官兵在地震发生几个小时内即抵达雅安,并进入震中芦山县。武警四川总队、武警水电三总队、武警交通二总队等部队共抽调1千多名官兵,火速赶赴灾区一线。地震过去仅仅10个小时,已有近万名解放军、武警及预备役部队前面展开了救援。另外,成都军区13集团军某师张建副师长率一支突击队已徒步挺进至交通中断的宝兴县,包括空军、第二炮兵等各军兵种的应急救援队伍也已经进入战备状态,一接到命令立即出发。

报料:半山腰有豪华墓

经济观察网高初建/文
4月20日8时02分,一场里氏7.0级地震突袭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及周边地区。仅仅不到1分钟,雅安宁静的生活被猛然改变。据四川省政府应急指挥中心介绍,截至21日10时,芦山地震造成180人死亡、24人失踪、11227人受伤。在死亡者中,包括两名年轻的士兵。20日12时40分许,一辆参与抢险救灾的军车在救灾途中坠入崖下,两名战士牺牲,多人受伤。

回复:镇政府曾写承诺书

在互联网上,有人因为看到许多参与抢险救灾的官兵没有戴上防护装备而为他们的安全担心。有人看到当地群众把自己的食品饮用水送给子弟兵而深受感动。当然,也有人质疑,为什么一发生灾害就派部队往上冲,难道不能让专业的救援人员去一显身手?还有人说,未经过专业训练的军人未免冒失,为抢险救灾而牺牲有些不值得。

4月19日,长沙县安沙镇,这块豪华墓地坐落于梓福园公墓,占地六七十平米。图/记者张树波

已有近万名解放军、武警及预备役部队前面展开了救援,但在长沙县安沙镇却有一座梓福园公墓。但更根本的问题是,军人因为抢险救灾而牺牲值得不值得?这一问,问的是军人的使命与职责。人们通常以为,男子汉当兵,就是要捍卫国家的利益,就是要真刀真枪在战场上拼命。“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相看白刃血纷纷,死节从来岂顾勋”,在战争的枪林弹雨中流血牺牲,马革裹尸,那才算死得其所,体现了军人的价值。二战时期美国的巴顿将军曾说过,一个真正的军人的命运,应该是在最后一场战争中被最后一颗子弹打死。他的意思似乎在说,死于和平时期是军人的耻辱。但命运捉弄人,几乎没受过伤的巴顿将军,偏偏死在一次车祸中。

本报记者张树波长沙报道

同样牺牲于车祸事故,能否认为在奔赴芦山地震灾区途中死去的两位士兵死的没有价值呢?的确,他们太年轻了,不过20岁左右,加入军队时间不长,身上的军装依然簇新。不要说上战场,他们可能连枪炮都没怎么放过。也许,他们从走进军营的那一天开始就有过梦想,希望自己能在战场上成为英雄。可惜,就因为避让一辆私家车,军车坠崖,两位至今连姓名都未公布的年轻士兵殒命。

对于建好的豪华墓地,蒋姓工作人员称,按照规定,单人墓穴或双人及以上合葬墓穴占地面积均不得超过1平方米,如果情况属实,他们将责令其拆除。

在墓地旁的办公室,一名周姓男子正在值班。记者佯装购买墓穴上前询问。周姓男子说,他是政府聘请的墓地管理人员,如果是本镇居民,只需几百上千元,如果是外地人,价格要贵很多。周姓男子安排一名杨姓男子带记者上山查看。

在公墓入口处,立着一块蓝色的牌子,上面写着:根据《长沙市农村公益性墓地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农村公益性墓地是当地村民提供骨灰安葬服务的公共设施,由乡、镇人民政府负责建设和管理。不得以经营形式进行联营、转让或承包……

“按规定不能接纳外地的,不能对外卖。”周姓男子说,“大家都知情,确实违规”。但这些卖墓穴的收入,全都上交安沙镇政府,“投入了600多万,镇政府也要收回投资”。记者询问是否可以建面积较大的墓地,周姓男子称,如果价位可以,“可以建在墓区周边,比如私人的山林”。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