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手闵拥军受世界末日论刺激

18日,光山县公布了对经查清责任的首批责任人的处理意见,6名责任人被撤职和免职。光山县通过人民日报公布了案情的初步调查结果,认为“凶手闵拥军受世界末日论刺激,尽管患有癫痫病,但当时并没有发作,行凶时具备自控力”。目前该县正在追捕向闵拥军散布“世界末日”言论的61岁罗陈乡金星村农妇金国珠。

中新网12月14日电
据外交部网站消息,2012年12月14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代表中国政府向联合国秘书处提交了东海部分海域二百海里以外大陆架外部界限划界案。

61岁农妇向凶手散布“末日”谣言

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大陆架界限委员会议事规则》和《大陆架界限委员会科学和技术准则》有关规定,大陆架超出二百海里的沿海国应将其大陆架外部界限的信息提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设立的大陆架界限委员会。

据光山县公安局副局长欧阳明星介绍,闵拥军供述自己听说的“世界末日论”是一个叫金国珠的女人讲的。这名叫金国珠的农妇今年61岁,她最近四处散布谣言:“世界末日就要来了,地球要爆炸了,光山罗山都要被夷为平地,神要来接管全人类。”警方在金国珠家中搜出70多册宣传世界末日谣言的宣传品。但这名妇女已经逃跑,警方正在全力追捕。

今年9月,中国政府决定向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提交东海部分海域二百海里以外大陆架外部界限划界案。

金国珠和丈夫陈德林住在光山县罗陈乡金星村袁洼村民组,这里距嫌疑人闵拥军所在的文殊乡邹棚村只有六七里路。

该划界案指出,地貌与地质特征表明东海大陆架是中国陆地领土的自然延伸,冲绳海槽是具有显著隔断特点的重要地理单元,是中国东海大陆架延伸的终止。中国东海大陆架宽度从测算中国领海宽度的基线量起超过二百海里。

18日中午,记者找到金国珠的家,这间黑砖房子的大门已上了锁。据最近的一户李姓村民介绍,金国珠平时和全村人都不怎么来往,“人比较孤僻”。

划界案同时明确,提交该划界案不影响中国政府以后在东海或其他海域提交其他外大陆架划界案。

袁洼村民李某说:“金国珠搞迷信已有十几年了,但整个金星村都没有人信。他们有自己的一帮人,经常在一起活动,具体在哪里我们也说不清。”袁洼一位60多岁的婆婆也提到,“这两年去文殊乡赶集,经常见到金国珠背着小布兜,向过路的人发放小册子”。还有村民说,他7年前患气管病时,金国珠拿着一本小册子让他跟着信教,但他拒绝了,“册子的具体内容也不太清楚”。

没有校车,只有黑摩托、黑三轮

校园惨案暴露了光山县农村小学的安保漏洞,但华西都市报记者在连日采访中发现,这里的学生交通安全问题,可能存在更大的隐忧。

在陈棚村小学门前,接送学生的是自行车、无牌摩托车、电动三轮车,唯一带顶篷的交通工具,是几辆电动的绑上塑料篷布的三轮车。前来接送孩子的这些交通工具中,不用说正规校车,就连汽车都没有一辆。

中午11点半是陈棚村完小的放学时间,昨天,华西都市报记者再次来到这里。和头一天一样,门前接孩子的家长依然很多。在12月14日血案发生前,中午是没有家长前来接学生的。

学校门前的小路上,挤满了各式自行车、摩托车、电瓶车、三轮车,但没有汽车,而骑着或者驾驶这些交通工具来的,都是孩子的爷爷奶奶,很少有爸爸妈妈。

魏婆婆今年64岁,两个小孙儿都在读四年级,他们父母都在外打工。之前两个孩子会结伴去上学,但学校出了事情之后,魏婆婆决定每天自己接送孩子,“我年老又不会骑自行车,也不会开三轮,也只能陪着孙子走路。”记者问“这要接到什么时候”时,魏婆婆摇头苦笑,“就先接着吧。”

17日,学校复课的第一天,光山下着小雨,气温接近零摄氏度。为让三个孙子坐在车上暖和一点,家长魏其友在三轮车上裹上了一层塑料迷彩布,“这里风吹不到雨淋不到,温度要高一些。”而坐在前面骑车的老人就没这么幸运了,来到学校门口时,老人已经被冷风吹得鼻涕眼泪都出来了。“风一吹我就淌眼泪水,看不见路,又戴着手套,只能胡乱擦了几把,”看见记者拍照,老人用手捂住了脸。

中午放学,魏其友老人又骑着“小篷车”来接孙子,看到有记者采访,学校里一位老师走出来让魏其友赶紧走,看到老人行动缓慢,另一位老师又对老人说“你别走了,你这个车子不安全,让孩子留在学校吃饭。”这位老师还指挥其他老师将这个“篷车”的篷子全拆了,又把他的三个孙子领进了学校。

魏其友老人缓缓上了电动车,自言自语,“我这样都接4年了,今天咋不让我接了呢?”

“不晓得什么时候才能有校车”

从接送学生的情况看,家长接送分几种,一种是走着来的,一般住在一里路之内;有的骑自行车来的,一般是妈妈负责接送;更多的是由家长骑摩托车或者电动车接送的;还有一些是由爷爷奶奶骑着电动三轮车接送。大人们骑的摩托车,绝大部分没有牌照,后座上往往坐着两三个孩子。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