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总体可控,  人民网证实指涉款逾2000万有关季建业受查的消息

地方债风险有多大(特别报道·辩证看待地方债(下))

  中共南京市委昨午5时半召开紧急会议,通报季建业被调查一事。由于季属于“中央直管”的副省级干部,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对他受查的消息,应由中纪委对外宣布。据公开报道,季建业前日日间还曾接受媒体专访。

核心阅读

  据本港媒体《明报》报道,据江苏南京市消息透露,南京市长季建业涉嫌严重违纪,已于前日(15日)晚间被中纪委来人带走,实施“双规”(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交代问题)。本报今年5月率先报道季建业在豪华宾馆办公,南京当局当时还曾“辟谣”。他是中纪委在连串“打老虎”行动中最新落马的副省级官员。

■我国地方债风险总体可控,但不能掉以轻心,偿债能力下降、融资渠道收紧、不透明等因素正威胁地方债安全,亟须建立切实可行的地方债管理制度,实现真正的“阳光融资”,防止隐性债务的风险

  消息透露,中共南京市委昨午5时半召开紧急会议,通报季建业被调查一事。由于季属于“中央直管”的副省级干部,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对他受查的消息,应由中纪委对外宣布。据公开报道,季建业前日日间还曾接受媒体专访。

风险总体可控

  人民网证实指涉款逾2000万有关季建业受查的消息,人民网昨晚证实事件,并称季建业涉案金额或超2000万元人民币,“有内部人士指出,季建业落马与不久前江苏上市公司金螳螂老板、苏州首富朱兴良被抓有关”。朱兴良今年7月被带走,当时报道指是涉及内幕交易。

债务规模占GDP比重仍在安全线以下,不必“谈债色变”

风险总体可控,  人民网证实指涉款逾2000万有关季建业受查的消息。  今年5月23日,季建业担任市长近4年,几乎不去市政府办公室,而是长期在毗邻旧总统府的汉府饭店长租用豪华套房办公。南京台办当日回应称,内容与事实不符;其后微博上出现季建业被“双规”的传言,江苏省纪委称“没有这回事,请大家不要相信网络传言。”

“衡量债务风险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没有哪个单一标准是十分有效的,目前国际上比较认可的是比照欧盟签订《欧洲联盟条约》时划出的警戒线,即债务规模不超过GDP的60%。”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介绍,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后,欧盟这一警戒线已经失守,法国德国也没能固守住60%,意大利多年负债率在100%左右,出问题的希腊在125%以上。

  推荐阅读:季建业曾“钦点”金螳螂千万工程
多负责人被调查

2012年,我国中央财政国债余额约为8.2万亿元,假定地方债务余额以20万亿元计,总体债务在28万亿元左右。以2012年52万亿元的GDP规模计算,债务占比为54%。如果按照动态的2013年GDP增长7.5%后56万亿元的规模计算,债务占比则是50%。因此,即使取目前媒体上关于地方债估算规模的最大值计算,我国债务规模占GDP的比重仍在安全线下,总体上风险是可控的。

  季建业案波及“干妹妹”
扬州3女性再度被调查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各国情况各不相同,60%并不是一条“标准线”,超过60%也并不意味着债务危机就会必然爆发。根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今年9月的统计数字,美国债务总额已经达到其GDP的73%,而这已经是削减债务后的结果,高峰时期一度超过100%。日本财务省今年上半年披露的数据显示,按债务占GDP的比重看,日本已经达到247%,居世界首位。但日本和美国主权信用状况依然良好,尚没有发生政府债务危机的迹象。

  季建业情人周冰被调查
盘点季建业闺中密事[图]

“有债务不一定就意味着风险,低债务也不一定就意味着绝对安全,政府借钱总体而言并不是一件坏事,而是现代市场经济的通行情况,关键在于防范风险的制度建设要跟上。”贾康指出,欧债危机的发生让很多人“谈债色变”,但事实上,政府性债务相对于一般的企业债、金融债等还是要更安稳一些。

  扬州发改委周冰和季建业是情妇关系吗?

政府“家底”较厚

  苏州金螳螂朱兴良传闻被带走调查
刚荣登江苏首富(图)

地方政府、银行、中央政府三道防线,可控制局部性偿债风险的蔓延

也许还有人会问,虽然地方债总体风险可控,但是否有可能爆发局部的债务危机呢?

从目前情况看,由于各地财政状况不同,确实有一些地方面临较大的偿债压力。

财政部湖北专员办日前对武汉市地方债情况的调研显示,2011年末,武汉市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1964.47亿元,相比较武汉本级政府综合财力1058.22亿元,债务率达185.64%,每天需要还债1亿元。根据审计署今年6月发布的审计结果,2012年,有9个省会城市本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率超过100%,最高者达188.95%。

然而,对局部性债务问题,不能仅看一两项指标,还要仔细掂量一下政府的“家底”有多厚。

众所周知,税收收入并非我国地方政府的唯一财政收入来源,至少有两种收入至关重要:地方国有企业的收益和分红,以及从土地出让中获取的收益。

以武汉市为例,事业单位和经营性单位,如燃气、自来水、公路收费、政府招待所等,构成地方政府收入的持续稳定来源。通过发债在基础设施建设上不断加大投入,也带来了土地收入方面的“投资回报”。数据显示,2008年—2011年间,武汉本级政府综合财力年均增长速度为42.69%,高出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年均24.29%的增速18个百分点。

放眼全国,根据东方证券对地方债问题的研究数据,2012年,地方政府资产规模为31.7万亿元,其中,地方政府拥有的非金融国有资产13.3万亿元、非经营性资产11.4万亿元、土地储备6万亿元、地方财政存款1万亿元。单纯从地方政府的资产负债率来看,31.7万亿元的资产对比20万亿元的债务规模也是相对安全的。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