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江门将举办一系列展会活动,网红食品问题多发 生产、包装、储运皆有漏洞

今年江门将举办一系列展会活动,网红食品问题多发 生产、包装、储运皆有漏洞。9月11日,江门市展会信息新闻发布会在市商务局举行。记者从会上获悉,今年江门将举办一系列展会活动,包括2019“一带一路”进口展览会、第二届中国农民丰收节、2019中国国际汽车文化博览会等。

  就在年底购物狂潮到来之际,监管部门宣布对利用网络、电商平台、社交媒体等渠道实施的食品安全违法行为重拳出击,并对“网红”食品信息高度关注,对受众广泛的食品进行重点排查。

其中,今年12月20—23日,江门将在珠西会展中心首次举办2019“一带一路”进口展览会。据江门市商务局有关负责人介绍,届时将有多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及地区组团参展,包括马来西亚、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活动计划设置350个标准摊位,将现场展出进口电子、药品、服饰等消费品。

  南都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网红食品在赢得广泛受众的同时,多发的质量与安全问题也暴露出了生产、包装、储运等环节的漏洞。此外,各类直播和短视频平台上,缺乏对食品把关能力的“带货”者在进行或明或暗的营销。因为一些引导私下交易的操作,消费者下单容易维权却艰难的事情也层出不穷。

此外,2019中国国际汽车文化博览会将于11月7—11日于珠西国际会展中心举办。据介绍,本次博览会是全国首个专业文化车展,届时将设置2019新能源汽车行业企业家思想力论坛、2019中国国际汽车文化博览会摄影大赛、2019哈雷摩托车·老爷车·房车全国巡展江门站、2019超级车模海选赛江门站等多个环节。

  对此,多位专家和律师向南都记者表示,很多网红食品背后并不完整的产业链是食品质量和安全的隐患所在。监管层需要面对的难点,包括网红食品快速更新迭代背后相应食品标准的滞后与缺位,以及纷繁的营销方式带来的,平台责任的不甚明晰。

第二届中国农民丰收节则将于9月23日举行启动仪式,并在其后的两个月内举办系列活动。届时,活动将分别在新会区睦洲镇、鹤山市沙坪镇、恩平市牛江镇等3个分会场举行。

  乱象1:网红食品问题多发 生产、包装、储运皆有漏洞

近年来,随着江门经济的发展,江门市展览数量逐年递增,展览数量从2015年的30个增加到2018年的近70个,并形成一批依托优势产业的品牌会展活动。据统计,2019年江门已陆续举行了第八届先进制造业博览会、2019中国智能装备博览会等一批面积超过一万平方米的大型展览。

  近年来,各类网红食品轮流刷屏社交媒体的同时,质量与安全问题也频频出现。

董有逸

  就在刚刚过去的十月,网红“卡拉多”糕点在南昌市引发了一场波及数十人的食品中毒。据该市市场监管局通报,这是一起由肠炎沙门氏菌引起的细菌性食物中毒事件,问题食品为10月25日卡拉多生产配送加工的“爆浆松松”和“流心泡芙”。截至11月2日10时,该市范围内医疗机构因该事件住院的患者有39人,无重症、危重和死亡病例。

编辑: 杨格

  涉事公司江西卡拉多食品有限公司发布致消费者的公开信称,事件发生原因系生产过程中机器设备故障导致食品污染。而南昌市市场监管局在数日后发布的通报则显示,事件主要原因是该两款产品的馅料生产过程中,工作人员未按规程操作,导致生料混入熟料。该局认为涉事公司未落实食品安全主体责任,涉嫌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已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

  今年夏天,新晋“网红”奥雪双黄蛋雪糕因食品安全问题一度下架——6月,浙江温州市场监管局发布通报称,辖区一副食店售卖的该款雪糕菌落总数及大肠菌检出值均超标,并指出消费者如果食用大肠菌群超标严重的食品,很容易患痢疾等肠道疾病,可能引起呕吐、腹泻等症状。

  此前,这款雪糕在今年上市后迅速在抖音、小红书、微博等社交平台蹿红,上市半年销售额在4000万元左右。奥雪天猫旗舰店的数据显示,其月销量一度高达到2.6万多笔。

  被通报后,辽宁奥雪冰淇淋公司曾解释,零售终端在运输过程中无任何冷链保护,导致产品发生化冻情况。其随后又发公开信称,因市场的迅速扩大,导致冷链运输等环节不在控制范围,引发大众信任危机,“是最沉重的打击和教训”。

  微生物污染问题仅是网红食品安全问题的一个侧面,近年来,网红食品因经营者的资质问题、违规使用食品添加剂、包装设计存在安全隐患,轮番引发关注。去年4月,蛋糕产品风靡一时的网红淘宝店“盒子研究室”被消费者曝出经营资质存疑,南京市玄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回应称,其《食品经营许可证》上并未包含有糕点类食品制售的经营项目。去年8月,湖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的抽检信息公告显示,包括卫龙、谢博士等多款“辣条”产品被检出不合格,大多含有山梨酸及其钾盐、脱氢乙酸及其钠盐这两种标准要求为“不得使用”的食品添加剂。

  今年3月,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发布了网络上颇受欢迎的自热方便火锅产品的测试情况。20件自热方便火锅类产品中,6款样品食材锅底部在加热过程中出现严重变形。上海市消保委还表示,这类产品的发热包具有遇水释放易燃气体的危险性,在密闭空间使用时可能带来燃爆的安全风险,在运输中也属于危险货物。但关于该类产品本身及其内含发热包的安全管理问题,尚未出台相关国家及行业标准予以规范。

  专家:新生代消费偏好催生网红食品 产业链不完整是隐患所在

  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南都记者表示,当下网红产品的流行是消费端倒逼产业端的结果。新生代的消费者对新奇特、呆趣萌、社交属性强的事物的喜爱催生了网红食品的高速崛起,但其中很多产品不具备完整的产业链,也就留下了容易滋生问题的缝隙。

  朱丹蓬表示,“很多好玩的东西的设计者和制造者是两个不同的端口,制造者不一定有网红的思维,而有网红思维的一帮人并没有完整的产业链,很多都是代工生产的,没有自己的工厂。因此食品质量、安全的隐患较大。”

  他表示,传统食品行业从设计到研发到生产再到售后,一般拥有完整的链条。而当下很多网红食品的设计者本身是“轻资产”的,他们委托厂家生产,对成本控制提出要求,随后的销售也可以外包给营销公司或电商渠道。因而对产品质量和安全的把控力度较弱。此外,网红食品的兴起和退烧大多就像一阵风,其更新迭代的速度之快也让商家对长期经营的考虑让位于对短期的传播效应的追求。“中国的人口基数大,所以不需要考虑怎么做成百年老店,一阵潮流过去可能就收割了几千万甚至数亿。”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安全性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他认为,对于网红食品,监管层需要面对的难点之一,是相应标准的滞后与缺位。国家标准形成需要组织专家进行讨论,进行检验,要有数据支撑,这些都需要时间。因为网红食品更新迭代的速度快,部分形式新颖的网红食品可能暂不存在直接对应的生产标准进行约束。“比如说,冰淇淋有国标,那如果出一个辣条冰淇淋,就是没有国标的。儿童酱油、儿童面条都没有国标。”

  朱丹蓬向南都记者表示,目前在食品安全层面,的确可以通过一些宽泛、普适性的标准,如菌落总数、大肠杆菌、甜蜜素的添加量等,对网红食品产业链进行规范,但具体到各类产品的特有成分和组合,没有论证和临床数据,难以形成统一标准。产业端的创新和升级步步紧跟消费端的需求,相关标准只能尽可能地争取不落后太多。

  乱象2:带货食品花样多 消费者“拔草”容易维权艰难

  让食品成为“网红”的营销策划中,也常见网络红人的身影。艾瑞和微博联合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洞察报告》显示,国内网红产业市场规模在继续扩大,而食品领域就是新兴的垂直领域之一。

  今年7月,通过分享菜谱在微博积累了数百万粉丝的美食博主“堂妈小厨”陷入了风波。通过微信和淘宝向她购买樱桃和调料包的部分粉丝收到货后发现料包是三无产品,而樱桃有些已经腐烂,价格更是比市面上的同款高出了很多。评论区里,不少消费者留言投诉,指其态度不佳,大量删帖。

  在火山小视频上,南都记者曾发现一家拥有7.1万粉丝的水果商家发布多个视频推销芒果,宣称“香味浓郁”、“甜度高”,并附上商品链接。然而,其淘宝店在售的芒果评分远低于淘宝店铺平均分。不少买家评论说,被短视频平台“种草”而来,购买后却发现“不够10斤”、“放了好多天仍是硬挷挷的”、“酸得要命”。

  今年中秋节之前,拥有上千万粉丝的某知名短视频平台主播天津李四开了一场卖货直播,推荐了商户“田哥大闸蟹”家的大闸蟹,给后者带来了超过一万份订单。9月,越来越多的用户在平台上表达不满,表示发货延迟、缺斤少两。有消费者称收到的16只大闸蟹中有七只是死蟹。9月17日,该平台电商官方微博发布公告称,已对该主播执行扣除信用分、限时关闭购物车功能的处罚,并要求其及时处理退款及售后。

  借助合适的场景和平台,素人“带货”的食品也可以足够诱人。今年5月,上海的董小姐在一短视频平台刷到一位拿着“自家烤的虾干”的农村大妈,视频里红彤彤的烤虾足有半个手掌大。董小姐立即下了单,几天后货到付款拆开包裹后,却发现收到了外形干瘪、腥味刺鼻的三无产品。而由于在该平台查无订单信息,董小姐的维权之路艰难坎坷。她以这段经历写成的文章《我一个世界五百强做食品的,被xx卖烤虾的骗了》,一夜之间刷了屏。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