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致对此教授、教育的洞察、思谋,阿芳的阿娘文姨认识到事态已经失控

图片 1

  “我已经醒了,以后只想健健康康,好好工作,过正常人的生活。”阿芳回忆起几个月前的经历,恍如做了一场噩梦。

9月10日,是一年一度的教师节。有向你的老师送上节日祝福吗?

  2017年初,刚经历婚姻和事业双重打击的阿芳,无意间认识了阿玲。在阿玲的步步诱骗下,阿芳坠入了精神控制的深渊:为求“转运”,不断出高价购买“转运物”,陷入“套路贷”无奈变卖房产,最终被软暴力恐吓,损失440多万元。

人们常说,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教师的德行、智慧、情怀、魅力等,无不对学生产生着深刻的影响。但你真的了解教师吗?有关注他们的所思所想吗?

  今年2月,阿芳的母亲文姨意识到事态已经失控,带着女儿到广州市公安局荔湾区分局金花派出所报案。一条条微信对话记录、一笔笔转账资金流水……案件轮廓逐渐浮出水面。

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南方日报邀请来自深圳教育一线的6位教师,让他们讲述日常教学点滴,以及对于教师、教育的观察、思考。希望通过这些真实的故事,引发人们对于好老师、好教育的深刻思考,也向每一位辛勤付出、默默奉献的老师送去节日祝福。

  诱饵

张怡

  花数千元甚至上万元购买手环手镯“转运”

以致对此教授、教育的洞察、思谋,阿芳的阿娘文姨认识到事态已经失控。:深圳元平特殊教育学校智力障碍教育教学部生活数学老师,目前担任二年级的辅管班主任,兼任学校生活数学教材编写组副组长。

  2017年9月起,文姨发现女儿变得有点怪。不仅手腕上戴满了珠串一类的手环手链,颈后还有了文身。

从教以来,获全国第三届特殊教育学校信息技术综合能力大赛总分第一名等多个奖项。2019年,获得深圳市直属学校“年度教师”提名奖。

  “我问她那是什么,她只是不耐烦地说‘你别管,这能带来好运’。”文姨说,几年前女儿遭遇情感上的打击离婚了,2016年底又辞职,因而在生活上总是尽量迁就她,不会干涉太多。

2004年,还是陕西师范大学学前教育专业大四学生的张怡,在一次社会实践活动中,跟随老师和同学们走进了西安福利院。在这里,她见到了一群特殊的孩子。“他们的眼睛特别纯真、干净,我很想帮助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专业知识给他们启迪。”毕业后,张怡来到了深圳的一所特殊教育学校工作。怀着对特殊教育的热忱,一干就是15年。

  谁知道,这是噩梦的开端。

初见▶▶新手老师第一堂课遇多重挑战

  2008年,阿芳在康王路认识了当时经营一家服装档口的阿玲。9年后,阿玲重新联系上阿芳并添加了她的微信。

张怡的第一堂课是一年级生活数学课,教学目标是教会学生认识数字“1”。她带着准备好的数字卡片和小棒,信心满满地走进教室。没想到一节课过去了,没有一个孩子能学会认数字“1”。“孩子们和我没有任何眼神交流,提的问题就像石头被抛进了泥潭,没有回音。”这样的课堂让张怡感受到了挫败感。

  “感谢生命中的贵人!以前经营四家服饰店都倒闭,自从相信她,人生就改变了……”“身边的一个真朋友,戴上手镯后立刻就有男同事对她表示好感,两人终成眷属!”每天,阿玲都会在朋友圈发布此类信息,推销自己经营店铺里的“转运物”。

认数字、比较大小、从1数到10……这些正常孩子通过训练能完成的教学任务,对这群特殊的孩子来说其实并不容易。张怡介绍,中度智力障碍的孩子,幼儿期即显现出严重的智力和适应行为障碍,难于掌握学习最基本的读、写、算技能,感知觉、记忆、思维、注意力等心理过程存在缺陷。

  最初,阿芳并没有在意,只是默默关注阿玲发的信息。大约3个月后,在潜移默化的影响下,阿芳在阿玲的朋友圈下点赞。

“20以内加减法运算,在普通小学是一年级的教学内容,但对我们中高年级的智力障碍学生来说,能正确地掌握已经很厉害了。由于智力障碍学生以具体形象思维为主,逻辑思维能力弱,对生活数学的学习普遍感到吃力。”张怡举例称,比如按数取物——从篮子里拿3个糖果来代表数字‘3’,边拿边数,对有些学生来说还是很困难,“这个星期学过的生活数学知识,学生容易遗忘,这些知识在下个星期又变成了新的学习内容”。

  很快,阿玲就和阿芳私聊起来。每天,她和阿芳讲述自己过往的经历,讲述身边朋友和客户购买“转运物”后获得的好运,还让阿芳讲述自己的经历。

低年级的课堂上往往“状况”不断,孩子们可能会在课上喊叫、跑动,甚至突然坐在地上大哭,讲课时常被迫中断。张怡在维持课堂秩序的同时,还需要安抚孩子们多变的情绪。

  “时隔9年我们还能见面,就是缘分!你相信我,我能让你转运。”阿玲信誓旦旦地对阿芳说。

成长▶▶在反思中进步,为学生精编教材

  随后,阿芳成为了阿玲店内常客,时常上香并吐露真心话。从一开始几百元的“香火钱”到花数千元甚至上万元购买手环、手镯等,阿芳的投入越来越大。

“客观因素改变不了,也急不来,那就换一种方法教。”当职业倦怠感出现时,张怡的选择是进行教学反思和持续学习。

  “你要多点供奉,才能灵验!”“你不能怀疑我,否则就会不灵验。”阿玲一边给阿芳洗脑,一边向她推销各式各样的所谓“转运物”。

2004年,张怡参加了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特殊教育专业研究生课程的进修学习。为更好地掌握和家长沟通的技巧,2017年,她取得了“幸福家庭种子师资”初级讲师的资格。为帮助学生提高逻辑思维能力和空间想象力,2018年,她考取了3-6岁乐高教师资格证书。在这过程中,张怡对特殊教育逐渐摸索出了自己的心得和方法。

  阿芳没有工作,用完已有积蓄后,很快断了收入来源。阿玲知道她的情况后,仿佛并不在意,只告诉她“没事,你先欠着,你买的东西我们帮你保管。”

每堂课上,张怡会准备3-5份不同的教案和教具,运用多感官教学法、情景教学法等多种方法提高学生的学习能力。“一般来说,孩子们的注意力能集中5分钟已经很好了。于是我会换用多种方式讲课,比如,唱儿歌、做手指操、投飞镖等,用‘十八般武艺’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她细心观察班上每个学生的特点,在授课时尽可能加入每个孩子感兴趣的元素。

  阿芳没有多想,很快签下了一张张所谓的“欠款合同”“收货合同”。

“虽然有统一的生活数学课程标准和校本教材,但每个学生的学习步调和接受程度不一致,没法统一划线,需要制定个别化教育计划和分层教学目标。”张怡谈到,由于全日制培智《数学》教材仅适用于轻度智力障碍的学生,为了让中、重度智力障碍的学生也能拥有适合自己的教材,2007年至2009年,她组织学校教师,根据学校学生特点和深圳本地特色,编写了涵盖九个年级、共5万多字的《生活数学课程标准》和《教学指导手册》。

  入局

收获▶▶用心陪伴,见证特殊孩子成长就业

  买“转运物”欠巨款不惜借高利贷来还债

在张怡看来,特殊教育的“特殊”,体现在它不仅要求掌握学科知识和特殊教育理论,还要有生理学、医学、运动保健、人体结构等多方面的知识。她回忆称,有一个叫东东的孩子,由于手指的抓握力较差而一直无法写字。为此,张怡去学习了生理学知识,经常带着东东做增强手臂肌肉力量的游戏。经过一年的反复训练,当看到东东在黑板上写下一个笔直的“1”时,张怡热泪盈眶。

  2017年11月,文姨接到女儿的求助,“妈妈借我一些钱,要不我会死得很惨。”

在为特殊孩子的成长倾注爱和耐心的同时,张怡也从这份工作中收获着满足。从快递柜上取快递、在网上选座位、会看价格标签、对比价钱……看着这群特殊孩子社会适应性不断提高,张怡由衷地开心,“在普通人眼里,会数1、2、3可能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在我看来却弥足珍贵”。

  “我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劲。”文姨告诉记者,在反复逼问下,女儿道出了实情,她欠了阿玲的钱,如果不尽快还,就会遭受厄运。

“张老师,我今天发工资了。我买了一个白板笔送给您。”从事特教工作十多年来,张怡收到了一份学生用工资买的礼物。“社会上对特殊儿童的包容度在扩大”,张怡说,不少孩子顺利走上了西式面点、酒店客房服务等工作岗位。她希望更多的社会力量能持续关注到特殊群体,帮助他们成为具备独立生活能力、能实现自我价值的人。

  原来,在签下合同后没多久,阿玲就发信息给阿芳,告诉她“拖欠欠款”的后果,“不是危言耸听,朋友身上发生的真事,拖欠会有厄运。”

“通过特殊教育,让我们的特殊孩子更好地融入社会,让他们的父母安心本职工作。特殊孩子的成长之路曲折蜿蜒,但在我们特教老师的共同努力下依然会阳光灿烂。我会一直牵着特殊孩子的手,慢慢走。”
张怡说。

  于是,阿玲将账单发给了阿芳,其中数额最大的一笔高达10多万。“你的‘欠条数’已经不少了,要想办法兑现哦,拖太久对你的运势不好。”2017年8月,阿玲频频给阿芳发信息,向她施压。

南方日报记者 刘越亚

  阿芳没有收入,只得苦苦哀求,阿玲便向她指出了一条“明路”——贷款。

由受访者提供

  很快,阿芳向银行贷款20万元,兑现了阿玲的“欠条”,她也从阿玲店内取走了此前订购的“转运物”。

编辑: 何柏梅

  阿玲觉得,事情的发展越来越在自己的掌控中。于是,一次又一次,她用相同的手法诱骗阿芳兑现此前签下的“欠条”。

  2017年11月,“欠款”达到25万时,阿芳无奈向母亲求助,文姨只得将手头上有的21.5万借给女儿。

  “因为得到了庇佑,你才能如此顺利地买到‘转运物’。你放心,只要心诚,一定能够事事顺利。”阿玲如是告诉阿芳。

  阿芳越来越信任阿玲。终于,2017年12月,她在阿玲的介绍下向某高利贷公司借了第一笔高利贷:到手25.5万,日息900元,用来偿还35万元“欠款”。

  但高利贷的“雪球”越滚越大,压得阿芳喘不过气。她再次向母亲求助借得21.5万,用于偿还高利贷利息并兑现阿玲的“欠款”。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