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现表演鲁迅表演公知的现象,集贤亭成为西湖上的

近来,周小平“十问”李开复成了一个时尚的话题,李开复到底是个神马人?周小平分析的头头是道,貌似李开复就是个伪君子,或许是国人对于正能量模式的依赖,索性李开复貌似要一夜谷底,从此沦为三流公知,因为党建网刊载了,不管你信不信,周小平目前获胜,李开复暂且无语。当周小平批评李开复的时候,我却开始研讨周小平,因为螳螂捕蚕,麻雀在后,我也意淫一把,才发现周小平除了批评李开复的文章好似天衣无缝,其他的文字基本上石破天惊,所以想来,这样的“十问”,就是一场水货大V的力作?根本谈不上什么颠覆与被颠覆,水货与水货PK,最终要不成了真正的水货,要不就是玩不起,走起!

图片 1

回想这几年,网络上的水货大V们的力作。当禹晋永开始谈反腐,宋祖德开始谈政改,罗玉凤开始谈自由,木子美开始谈民主,这个国家的价值观已经彻底紊乱。我的意思不是说这些人没有资格来谈这些略显严肃的话题,事实上谁都不能剥夺你谈论这些的权利,问题的关键在于,你是以一种什么态度来谈这些议题的?是不是忠实于自己的内心发表观点?还是纯粹刻意标新立异,装出与众不同的姿态,追求转发评论与粉丝关注?谁敢保证染香每次发表完搅屎棒一样的微博言论,看着自己不断增加的粉丝转发评论,不是在享受被关注和赚取眼球的快感呢?谁敢保证她们内心不是笑着大骂:一群可爱的大傻逼们,没你们我咋出名赚钱啊?

闽南网10月9日讯
据浙江杭州市气象局统计,受台风“菲特”影响,从10月6日20时至7日20时,杭州累积雨量达246.4毫米,成为杭州有气象记录以来历史最大单日降雨量。10月8日,通往杭州西湖集贤亭的道路已经被湖水全部淹没,集贤亭成为西湖上的“孤亭”。西湖水还漫过堤岸,冲向杭州市环城西路、白沙路。新华

微博上有的人是“鲁迅”,有的人是在表演“鲁迅”;有的人是公知,有的人是在表演公知。他们在玩一种游戏,叫做:你一认真就输了。公共知识分子,本来是比较严肃认真的一个名词和身份。当然,严肃认真并不代表枯燥乏味,谈论时事政治的公知,也可以有诸多调侃戏谑。所不同的是,有些是表面戏谑内心秉正,比如黄西在美国脱口秀把奥巴马比作是巧克力总统,这种幽默背后实际上包含的却是对黑人当选总统的进步的肯定;有些是表面正义内心淫邪,比如染香一边高喊不要美式假民主追求真民主却一边晒凸点照还一边卖书约你喝咖啡。正是这些表演公知的人,滥竽充数,混水摸鱼,搅混了这池水,让公知一词臭了大街。于是就出现“你才是公知,你们全家都是公知”这样的网络名言。

集贤亭道路被淹没,成为西湖上的“孤亭”

出现表演鲁迅表演公知的现象,也许你会说这是互联网发展带来言论自由的同时带来的负面效应,我则认为这不能完全归罪于网络信息化。我觉得根本原因还在于一是无信仰无诚信,二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不管黑猫白猫,成名成功就是好猫。在这样一池浑水中,真正的公知会发现当你在严肃认真的谈论一个话题时,遭遇的通常是调侃,嘲讽,讥笑,甚至谩骂。这时候有人会跳出来说,你面对的是一群庸众。

其实不然,这种现象背后的根本原因还是如北岛所言:我不相信。诚信缺失,信无可信。社会已然失去最后的信任,对所有的人和事都是持怀疑的态度。公知本来肩负着一部分重建信任的社会责任,然而又被一群假公知给抹黑了。所以人们看不清谁是鲁迅,谁又在表演鲁迅;谁是真公知,谁又是假公知。所有的调侃,嘲讽,讥笑,甚至谩骂背后,读出的却是失落,迷茫,无奈,以及绝望。

大多数人,他们内里实际上未必真的那么没素质,只是在以表演对表演,以装疯对卖傻。用这样的方式来对待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真的很不公平。他们发自内心关心社会时事,民生政治,怎堪如此嘲讽谩骂?我不会在这里奉劝普通民众不要再伤害他们的心,因为我知道奉劝是没用的。我也不希望方舟子死前会向上帝忏悔,因为在他的内心根本没有上帝。我只是想劝像韩寒这样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应该明白,不要为了打狗,耽误了正事。你们还有更重要的事儿去做。

出现表演鲁迅表演公知的现象,集贤亭成为西湖上的。媒体原是一个浮华躁动的行业,因为其本身所处的位置就在于为公众发掘事实,传达声音。媒体的声音往往容易为公众所熟知与记忆。然而恰在于此,媒体人便往往异化起来,以为自己的声音便具有了相当的“真理性”,便越俎代庖,充当起布道者来了。中国的媒体同行所出版的书籍,往往自我沉醉于政治或哲学的品评,大势或社会的论战,历史或艺术的判断。换而言之,他们已然超越报道者的角色,而享用起评判者的权。不少人并且扮演起了“打假”“拆台”的角色,表面“打假”,实则为了自己的利益和影响造势。因为在他们看来,只有打败一个强者,“拉黑”一个名媛,自己才能博得“上位”。他们不断利用自己的“自媒体”无时无刻的策划着阴暗的手段,恨不得一夜“成名”,但代价是有个人一夜“崩盘”。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