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他们对祖国最长情的告白,改革是要更好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很多人向往远方,以为那里有诗,但有人向往远方,是因为那里有祖国的界碑。

强国必须强军,军强才能国安。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2周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习近平主席指出:“前进道路上,人民军队必须牢牢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把这一条当作人民军队永远不能变的军魂、永远不能丢的命根子,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以党的旗帜为旗帜、以党的方向为方向、以党的意志为意志。”70年风雨兼程,人民军队之所以能够始终保持强大凝聚力、向心力、战斗力,经受住各种考验,披荆斩棘,奋勇向前,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最根本的就是靠党的坚强领导。深入总结新中国70年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基本经验,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

“有我在,祖国放心!”十数年的坚守,是他们对祖国最长情的告白。

1.以强大战略定力确保绝对忠诚

“共度患难日子总有乐趣。”生死与共的情谊,都在他们的相视一笑里。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70年来,无论战争形态怎么演变,军队建设内外环境怎么变化,军队组织形态怎么调整,中国共产党总是以强大战略定力,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不动摇,保证了我军始终是执行党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始终是忠诚于党和人民的革命军队,为我军战胜强大敌人、克服前进道路上的一切艰难险阻提供了根本保证。

“送别不是件轻松的事。”从新兵到老兵,每一次再见,都是又见。

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强大的战略定力保证了党指挥枪,保证了人民军队不迷茫、不动摇,始终对党绝对忠诚。毛泽东同志最早确立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这一根本建军原则,提出“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容许枪指挥党”的著名论断。新中国成立之初,人民军队以苏军为师,各项建设大幅跃升,但对于苏军的“一长制”等党领导军队的基本制度要不要全盘照学,成为当时亟须回答的问题。1954年1月,全国军事系统党的高级干部会议明确要求,学习苏联军事经验“必须与中国的实际相结合”,提出了“以我为主”的方针,对建国后如何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作了明确回答。改革开放后,党领导军队的定力更加坚强。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同志明确告诫:“军队任何时候都要听中央的话,听党的话,选人也要选听党的话的人。军队不能打自己的旗帜。”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后,面对国际敌对势力对我“西化”“分化”的政治图谋和各种错误思潮侵蚀渗透的复杂形势,江泽民同志鲜明提出“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军永远不变的军魂”,把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提升到了“军魂”的高度。胡锦涛同志着眼国家安全和发展战略全局,提出“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军建军的根本原则和永远不变的军魂,是我国的基本军事制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从政治制度的高度明确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地位。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主席提出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强调坚决听党指挥是强军之魂。在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过程中,强调改革不是改向,变革不是变色;改革是要更好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更好坚持人民军队的性质和宗旨,更好坚持我军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党的十九大把坚持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作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之一。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经受住了各种风浪的严峻考验。

他们脚下,是祖国2.2万公里陆地边防线、1.8万公里陆地海岸线、1.4万公里岛屿海岸线。他们心中,是妻儿的思念、父母的牵挂,还有青春的梦想。

“国家大柄,莫重于兵。”新中国成立以来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历史实践表明,要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就必须发挥中国共产党的中流砥柱和领导核心作用,就必须建设一支强大人民军队来履行党和人民赋予的使命任务。而党只有掌握了军队,才能为党和人民的事业提供坚强的战略支撑和牢固的安全保障,维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在新时代,我们党必须以强大的战略定力,全面贯彻党领导军队的一系列根本原则和制度,确保部队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

今天,是独属于他们的节日。这里,有他们无悔的心声。

2.以高度政治自觉强化军魂意识

有我在 祖国放心

要不要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始终是我们同各种敌对势力斗争的一个焦点。毛泽东同志在总结张国焘反对党和破坏红军团结的严重错误时明确指出,共产党员不争个人的兵权,但要争党的兵权,要争人民的兵权。70年来,我们党以高度的政治自觉,始终把枪杆子掌握在手里,保证了我军在长期复杂斗争中没有迷失方向,保证了社会主义中国长治久安。

正午的阳光洒在黝黑的皮肤上,粗糙的手掌还残留一些皴裂的痕迹。休假在家的边防战士鲁周扬,由于带娃儿疲累,躺在床上睡得有些沉,突然,一声刺耳的防空警报声从街对面的军营传来,蹭地一下,他从床上蹿起,直接冲出家门……

新中国成立前夕,西方霸权国家就有人提出从内部改变中国政权的设想。此后,颠覆社会主义中国成为其“和平演变”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苏东剧变后,他们更是把中国作为“和平演变”和“颜色革命”的重点目标,尤其把争夺军队作为斗争的一个焦点,千方百计对我军实施“政治转基因”工程,打着“民主政治”“公器公用”的幌子,别有用心地制造和鼓吹种种错误舆论,妄图对我军拔根去魂,把军队从党的旗帜下拉出去。在尖锐复杂的政治斗争中,我们党大力加强军队的理论武装工作,深入开展军魂教育,旗帜鲜明地批驳抵制“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等错误观点,筑牢官兵听党话、跟党走的思想根基。坚决铲除内部的野心家、阴谋家和两面派。面对把个人权力凌驾于党和人民的权力之上、妄图篡夺军队领导权的个别野心家、阴谋家,我们党牢牢掌握着枪杆子,决不让其得逞。例如,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近平主席领导全军以永远在路上的清醒和定力持续推进正风肃纪反腐,全面彻底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响,坚决清除一切侵蚀军队健康肌体的病毒,打好思想和组织清理两场硬仗,除恶务尽,不留隐患,努力营造风清气正的良好政治生态。

旁边正在哄娃儿的妻子,看着丈夫这一连串举动,惊呆了!

在新时代,面对意识形态领域尖锐复杂的斗争,面对敌对势力对党的绝对领导的干扰破坏,全军官兵必须铸牢军魂,军队高级干部必须对党忠诚、听党指挥,做对党最赤胆忠心、最听党的话、最富有献身精神的革命战士,确保全军始终同党中央和中央军委保持高度一致,坚决维护党中央和中央军委权威,坚决听从党中央和中央军委指挥。

这是本能反应。“守边日常拉练,听到哨声就要马上起来。”

3.以完善制度体系巩固政治优势

鲁周扬驻守的塔克逊哨所位于喜马拉雅山北麓,我国西藏岗巴地区,是中国西南边陲的重要门户。

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是党和国家的重要政治优势,是建军之本、强军之魂。70年来,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制度日臻完善,形成了包括坚持军队最高领导权和指挥权属于党中央、中央军委,中央军委实行主席负责制,实行党委制、政治委员制、政治机关制,实行党委统一的集体领导下的首长分工负责制,实行支部建在连上等在内的一整套制度体系。这些制度上顶天、下立地,横到边、纵到底,为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提供了坚如磐石的制度保证。

这里,海拔4900米,最低气温可达-40℃,全年有200多天刮着8级以上大风,最大时可达10级以上,紫外线辐射强度是内地的6倍。

新中国成立后,如何把党指挥枪上升为国家意志,如何通过完善制度永葆人民军队的性质、宗旨和本色,成为我们党亟须回答的现实课题。1954年4月颁布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条例总则》规定,“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武装力量,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保卫祖国、服务于人民革命斗争和国家建设的人民军队”,“确定党委统一的集体的领导下的首长分工负责制,为党对军队的领导制度”。1982年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领导全国武装力量”,“中央军事委员会实行主席负责制”。同年5月15日,中共中央下发《关于〈宪法修改草案〉中规定设立中央军事委员会问题的通知》,明确指出“设立国家的中央军事委员会,决不是取消或削弱党对军队的领导”,“党的中央军委和国家的中央军委实际上将是一个机构,组成人员和对军队的领导职能完全一致”。1997年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武装力量受中国共产党领导”。党的十八大以来,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制度得到进一步完善。2014年4月,中央军委印发《关于贯彻落实军委主席负责制建立和完善相关工作机制的意见》,建立了请示报告、督促检查、信息服务三项工作机制。党的十九大将党章总纲里“中国共产党坚持对人民解放军和其他人民武装力量的领导”中的“领导”修改为“绝对领导”,同时首次把“中央军事委员会实行主席负责制”写进党章。2017年11月,中央军委印发《关于全面深入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的意见》,对全面深入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提出明确意见,作出部署安排。

这里,空气含氧量为内地的35%,在内地心脏跳动一次的供氧供血,在这里需要跳动三到四次才能满足供给。

制度问题带有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只有不断完善各项制度,才能最持久地坚持和加强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才能最有力地批驳和防范错误思想的干扰、敌对势力的破坏。同时,时代在发展,环境在变化,新的情况、新的问题在不断涌现。党的十八大以来,适应军队使命任务拓展新要求,人民军队组织架构和力量体系实现了革命性整体性重塑。随着新型作战力量发展和部队现代化发展,党组织建设面临不少新情况新问题。在新形势下,更需要坚持和加强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优化组织设置,健全制度机制,改进领导方式,把党的政治优势和组织优势转化为制胜优势。

9年前,鲁周扬大二,投笔从戎,壮志满怀。然而19岁的他并不知道,他奔向的地方不仅仅是“风大一点儿而已”。

作者单位:国防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

在拉萨下飞机后,整整坐了一天的车,才到达日喀则新兵连,刚开始每天流鼻血。“部队用的黄胶盆到我们手里都成了红胶盆。”但穿上军装就不走回头路。

执笔:粟盛玉

刚到塔克逊时,鲁周扬入住的是老兵留下的营房,“翻修了一下,里面加盖了一层瓦,前面加的阳光棚保暖,如果冷,多盖两床被子就是暖气了。”

编辑: 陈雨昀

下暴雪是士兵们最担心的,一旦大雪封山,汽车和人员无法上山,哨所就“与世隔绝”了!下大雪之前,士兵们要做好冬囤,“囤一些比较耐放的蔬菜,比如土豆、洋葱、白菜等。”

鲁周扬吃过的毕生难忘的土豆炖鸡块就是在哨所,“土豆居然是糠的,看着很完整,一咬跟蜂窝煤一样。”

在哨所旁的山腰上,战士们用石块摆成巨幅的中国地图,特别醒目。岗巴素有“风吹石头跑”的威名,所以每隔两个多月,战士们就要爬上山,重新摆放石块,给它们刷上鲜艳的颜色。“在我们那个位置插上小五星,就是要向祖国说一声,有我在,祖国放心!”

高强紫外线的照射下,士兵们的皮肤已不再是高原红,而是岗巴黑。手脚都有不同程度的冻伤,指甲盖也外翻得厉害。鲁周扬向央视网记者展示了一张士兵手的照片,7只手没有一个完好,满是冻疮和血泡,他说,“有些士兵都还在岗。”

“白天兵看兵,晚上数星星”,哨所方圆二十公里渺无人烟。士兵们就在这“生命禁区中的禁区”站岗、巡逻、管控边境、为牧民送医送药、筑路、救灾……“雪盲症是正常反应,掉头发是正常反应,牙齿松动是正常反应,血红素高也是正常反应……”

不过,如今塔克逊哨所环境好了,营房换上了彩色塑钢的房顶,营区内盖起蔬菜保温棚。单调乏味的“老三样”菜谱,一去不复返,信息传递也步入网络时代,“我们更要站好这班岗”。

鲁周扬想过,如果当年没有报名参军入伍,现在有可能和同学一起做设计,也可能跟着亲戚做生意,朝九晚五,灯红酒绿,但他从来没有后悔过,“责任,像塔克逊的红柳一样,深扎人心,每一个战士都把自己深扎于冻土,面朝苍天,无愧本心。”

2022年是鲁周扬退伍的年份:“到时看能不能留下,能留下就再干个16年。”

实现一个“更酷”的梦想

815、816号界碑位于中蒙两国铁路接轨处的两侧,碑体是国际通用的花岗岩碑体,在碑体上,对着我国的一面,镶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并刻着汉字“中国”,对着蒙古国的一面,刻着蒙古国国徽,并刻着蒙文蒙古国的缩写,下面分别刻着树碑年份“2002”。

这是中蒙边境线上独一无二的同号双立双面界碑。双立双面,即在815、816号界碑的主碑旁,分别树立了副碑,主、副编号为、,分别刻在“2002”的下面。

是他们对祖国最长情的告白,改革是要更好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如果把中国版图陆地部分比作一只俯瞰太平洋的雄鸡,那么这块界碑所在的地方正是雄鸡脖颈扬起的折弯处。

武警边防部队二连边防检查站的战士,每天24小时在界碑旁轮班站岗。每一位战士站在那,就是一座界碑。

春天,沙尘暴带来的沙子把界碑围了半米高,他们清理堆沙。冬天,大雪包围住界碑的时候,他们清理积雪。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