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出事的5个兄弟中,今年10岁的儿子也是随妻子姓陈

图片 1

图片 2

5个死亡男孩的伯伯陶进才接受记者采访,身旁是陶家小孩

我不要和你过了。

五兄弟闷死垃圾箱前的一两天,孩子们在毕节学院路段地下通道阶梯上。一位路人用手机拍下了这个场景

程某是安徽人,今年40多岁,他到妻子陈女士家入赘10年,却没有领结婚证。10年来,程某忍气吞声照顾家,没想到今年9月,妻子陈女士却主动要求跟他离婚,程某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向妻子和丈人家索赔5万元。

闽南网11月22日讯
5个孩子的遗体已于20日凌晨2点在毕节殡仪馆火化。与此同时,在媒体不懈的追访中,孩子们短暂的生命轨迹渐渐清晰。

上门女婿要被“踢出门”

记者调查显示:5名闷死少年的父亲为三兄弟,一人务农两人外出务工,都家境贫寒,子女众多。在出事的5个兄弟中,有两人因没有户口而辍学。5名孩子去年底就曾离家流浪,乞讨为生,当时被民政部门发现送回家中。

与陈女士结婚10年来,程某还算顾家,把自己的所有收入都交给老婆,对岳父母也不错,今年10岁的儿子也是随妻子姓陈。但是陈女士与程某性格不和,经常为了一点小事吵架,而且陈女士的父母,也就是程某的丈人丈母娘,对女婿比较刻薄。只要是两口子发生了矛盾,他们就对女婿程某很不客气,说你能跟我女儿和就和,不跟我女儿和就“滚”!这样的日子,对于程某来说十分煎熬,但是这么多年来,为了家庭完整,为了儿子,程某都忍了。

出生贫困苗村家徒四壁

但是今年夏天,陈女士觉得日子过不下去了,跟程某提出离婚。程某一听急了,说这日子自己早就不想过了,离婚可以,但是自己当了10年上门女婿,苦没少吃气没少受,妻子和丈人家要赔偿自己5万元人民币。一听程某这么说,陈女士当然不干,双方在家里大吵大闹,差点酿成流血冲突,最终陈女士家报警。

出事的垃圾箱位置,距离5个孩子老家大约25公里。擦枪岩村是一个苗族村,5个孩子的父辈们兄妹9人,五子四女。在丧子的父亲中,陶进友,老二;陶学元,老四;陶元伍,老五。

经调解女婿获赔3万元

20日,记者采访了他们的哥哥,57岁的老大陶进才。记者向陶进才要几张5个孩子生前的照片,陶进才笑了笑,他说,这些孩子没有拍过照片。

后来,此事到沙洲司法所调解,调解员在接待了双方之后,让双方都冷静下来,并从亲情、感情上着手对双方做思想工作。调解员首先告诉程某,虽然他和陈女士有10年婚姻,但是没有领取结婚证,所以双方是非法同居关系,不受法律保护,陈女士提出分手,没有问题,也谈不到赔偿。但是两个人毕竟过了10年,儿子也不小了,看在过去的感情上,希望程某先冷静,然后再提出合理的要求。听完调解员劝解,程某情绪平复了很多,他告诉调解员,自己做上门女婿10年,妻子和她家人对自己并不好;但是自己是家里的经济支柱,自己赡养丈人丈母娘;自己生的儿子,又是随妻子家姓。所以自己真的付出得很多,现在妻子和她家人想把自己扫地出门,他心里这口气说什么也咽不下去,所以一定要妻子家给自己一个说法。

陶进才在家务农。青壮年外出打工是这个苗家寨子大部分家庭的现状。“地少人多”,陶进才说,种庄稼一年下来一家人全部收入两三千元。该村很多村民像陶家兄弟一样,住在逢雨便漏的土坯房里。其中,陶元伍的家境最差,一间土坯房内只有2张空床和一张破烂的柜子,房间散发出恶臭,地上堆着生火做饭的砖块。

听完程某的要求,调解员又跟陈女士进行了沟通,经过劝解,陈女士也承认,这些年,自己家是程某在养,程某的所有收入都交给自己。于是调解员劝解陈女士,程某确实为他们这个家付出了很多,从法律上来讲,子女有赡养自己家老人的义务,子女的配偶有协助对方赡养老人的义务,但是没有完全赡养对方父母的义务。法律不可能对程某有不公平的对待,权利和义务对等。现在程某赡养丈母娘和老丈人10年,收入也全部交给陈女士,确实是付出比较多,现在陈女士提出离婚,给程某一些补偿并不过分。

就学俩孩子因黑户而辍学

在出事的5个兄弟中,今年10岁的儿子也是随妻子姓陈。陈女士回家和父母进行了商量,调解员又对双方进行了多次调解,最终陈女士家愿意一次性补偿程某3万元,双方解除非法同居关系,化解了一场可能会引发流血冲突的家庭矛盾。

陶进才说,老二陶进友育有四子三女,老四陶学元三子一女,陶元伍膝下3个都是男娃。陶进友一直在家务农,陶学元和陶元伍去年到深圳打工,“捡垃圾、收废品”。

出事的5个兄弟中,只有陶中井一人还在读书。12岁的陶中井,在海子街镇干沟小学念六年级。13岁的陶中林读到小学三年级,因为成绩不好,辍学回家放牛;11岁的陶中红因为曾经中途辍学,今年9月报名未成功,改上村里200元一期的学前班;另外两个孩子,陶冲和陶波,因为没有户口,只上了一年学,就因是“黑户”,没法继续报名而辍学。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