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后有组织地冲击警方防线,以受影响最大的夜班的士司机为例

新华社香港8月15日电
自6月以来,香港反对派和一些激进势力借和平游行集会之名,进行各种激进抗争活动。虽然特区政府已多次表示修订《逃犯条例》工作已彻底停止,但他们继续以“反修例”为幌子,得寸进尺、变本加厉,暴力行为不断升级,社会波及面越来越广。这些人肆意践踏法治,恶意破坏社会秩序,搞得香港乌烟瘴气、动荡不安。一些人甚至公然鼓吹“港独”,喊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包围和冲击中央政府驻港机构,肆意侮辱国旗、国徽和区徽,公然挑战国家主权和“一国两制”原则底线,其气焰之嚣张、行径之恶劣,令人发指。

图片 1

包围警总,冲击立法会,肆意挑战管治权威

受近期发生在香港的一系列暴力示威活动的影响,香港零售、餐饮、旅游、运输等行业遭受重创。其中,因部分示威者广泛采取破坏公共设施、堵塞道路等暴力行为,致使香港包括的士司机在内的诸多职业司机的正常经营活动遭到严重影响。有的士司机受访时表示,近两月来营业额降低3至4成,除去成本外,几无利润可言。

在一些别有用心人士的煽动下,从6月开始的游行屡屡演变为暴力冲突,其行动完全超出了和平游行示威的范畴。激进分子有组织袭击警察事件开始发生,警察总部两度被包围,政府部门受到滋扰,特区立法会大楼更遭到严重冲击和大肆破坏。激进分子肆意破坏法治,挑战特区管治权威。

晚12点后基本无生意可做,只得提前收工

6月9日,有示威者发起“反修例”游行,10日凌晨激进分子意图冲击特区立法会,并堵塞周边道路,袭击警察。袭击者组织严密、分工明确,有人在前排充当“攻击手”,有人专责“布防”,有人担任通信员,传递警方位置信息。激进分子叠高铁栅栏推向警方防线,向警员投掷雨伞、水瓶、铁枝等硬物,甚至有人企图抢夺警员佩枪。事件导致8名警员受伤。

梁先生在港从事的士生意二十多年,他不仅是一名的士司机,同时也是一名的士管理人,负责管理30多辆的士。梁先生表示,近两个月来受到示威活动的影响,内地访港旅客及外国游客人数减少,加之有暴力示威者随机堵路造成市民出行用车需求降低,的士客源锐减,营业额普遍降低三至四成,除去成本外,几无利润可言。

6月12日,激进分子先是霸占金钟一带街道非法集会,其后有组织地冲击警方防线,更以砖头、自制铁矛等武器袭警,造成22名警员受伤。至深夜,激进分子仍集结在立法会一带,更投掷自制燃烧弹。警方表现克制,但有人不断冲击防线,警方迫不得已使用适当武力驱散示威人群。

以受影响最大的夜班的士司机为例,梁先生表示,正常情况下,夜班司机一晚上的营业额能达到1000港币以上。但近期不少司机反映,能收到五六百元已属不易,且晚上12点以后,基本没有生意可做。许多夜班司机只能无奈提早收工。

6月21日,在特区政府已宣布停止修订《逃犯条例》的情况下,激进势力仍升级行动,包围警察总部,有人向警总外墙投掷鸡蛋,有人涂污外墙,有人用“水马”、铁栅栏堵塞各出入口,大闸被铁链锁上,闭路电视被胶带、雨伞等遮挡。向警员淋油及使用激光射警员眼睛。有反对派议员到现场助威。当日,还有激进分子流窜至位于湾仔的税务大楼、入境事务大楼,堵塞各出入口,阻碍市民使用公共服务;其后前往政府合署、高等法院大楼继续堵塞行动。据记者现场观察,激进分子在湾仔、金钟一带设置了多个物资站,派发头盔、眼罩、盾牌、食物、水及医疗用品等。

怕遇到示威堵车或意外蚀本,有司机选择停工休息

6月26日,激进势力煽动示威者第二次包围警察总部。铁马封门、激光射眼、漆涂监控、涂写粗口、高声喝骂,强拆公共木椅的木条作武器,拆掉“香港警察总部”水牌的部分字母和笔画。有反对派议员再次到包围现场助威。除包围警总外,网上还出现“起底”警务人员个人资料的不法行为。

除此之外,梁先生介绍,香港不少的士司机属于自雇人士,每月按天租车进行营运。乘客锐减,加之要承担车辆受损的赔偿风险,这类司机大多选择停工休息。“如果开工,最好情况可能也就是保本,如果路上因为示威活动造成堵车,或者车辆发生意外需要赔偿,那反而要蚀本。”梁先生表示。

7月1日,本该是香港各界人士纪念回归祖国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的喜庆日子,暴徒们先是集结堵塞道路,冲击警方防线,向警员投掷不明腐蚀性液体。在围堵政府总部后,极端激进分子突然以极为暴力的手段冲击特区立法会大楼,用铁棍、铁箱车破坏大楼玻璃外墙,用带有毒性的化学粉末攻击警察。他们强行闯入特区立法会大楼,在里面大肆破坏,损毁庄严的议事厅和特区区徽,在主席台上公然撕毁基本法,展示象征“港独”的龙狮旗,更煽动成立所谓“临时政府”。

司机曹先生在接受采访时,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忧。他表示,如果车辆被暴力示威分子打砸,一般无法拿到保险理赔,需要自己作出赔偿。本来已经不挣钱的生意,还要担心蚀本赔钱,许多司机压力很大,索性选择不开工或者提早收工。

多区捣乱,制造事端,严重破坏社会秩序

示威者随机堵路,受访司机称难以防备

进入7月,事态进一步升级。激进分子在香港多区蓄意制造事端,或非法集结或非法游行。他们将暴力魔爪伸向社区,滋扰市民正常生活,恶意袭击警务人员,肆意破坏社会公共秩序,严重损害香港法治。他们的暴力行径令人发指。

近期,部分暴力示威者广泛采取随机破坏公共设施、堵塞道路的行为,不少的士司机的正常经营受到严重影响。受访司机表示,近期大都遇到过被堵路上的无奈情况。

7月6日,示威者在屯门发起所谓“光复屯门公园”游行。期间有示威者与包括老人在内的居民发生多起争执,有正常活动的居民不堪滋扰,躲入公厕避难,被围困近两小时,最后由警员护送离开;还有女子遭人泼液体并拳打脚踢。入夜后,有激进分子占据马路,包围屯门警署叫嚣指骂。不少当地屯门居民表示不满,直指这些示威者是真正扰乱社区安宁的破坏者。

梁先生回忆,上月底的一天晚上,他接到两名女乘客前往香港国际机场附近。当他驾车行驶至港澳码头附近时,遇到示威者用障碍物堵塞道路。道路被堵后,梁先生与前面车辆车主下车与示威者理论,此时有部分极端分子手持铁棍冲其叫骂。见此情形,车上女乘客下车劝梁先生避免争执并表示非常害怕希望赶紧离开。梁先生于是回到车上,掉头离开,因此多绕了很长一段路。

7月7日,示威者发起九龙区游行,致使高铁西九龙站全日客流量大幅下跌,港铁称,当日约3.1万人次搭乘高铁进出西九龙站,较平日周末平均客量暴跌50%。游行结束后,激进示威者当晚在尖沙咀多条道路上非法集结,阻塞交通,与警方对峙叫嚣。有市民不满堵路,上前理论,遭到激进示威者围攻。作为旅游购物区的尖沙咀受游行冲击,大部分商户提早关门,广东道上许多名牌店外人潮不再。

的士司机胡先生的遭遇亦相当无奈。上周末,胡先生载客行驶至红磡过海隧道的收费站时,突然出现三四十名身穿黑衣、面遮口罩的示威者,用障碍物将收费站堵住。因道路无法掉头,胡先生被堵近两个小时,而车上的乘客也只得付清车资后离开,只留他一人在车中空等。

7月13日,有人以“反水货客”为名发起所谓“光复上水”游行,但游行最后演变成暴力冲突。激进分子肆意拆除附近铁栏,堵塞主要干道,以雨伞、铁棍等围殴警员,还有警员被疑似有毒刺激性粉末及腐蚀性液体袭击,事件中至少有16名警员受伤。有路过的无辜市民被指拍摄激进分子容貌,遭到拳打脚踢。区内大量店铺落闸停业,生意大受影响。入夜后,激进分子转往区内商铺捣乱,把药妆店门口的货物扔向店内,还有店铺招牌被拆毁。其后警方依法展开清场行动。

胡先生表示,近期许多示威者采取随机堵路的策略,导致司机们完全没有防备,开到哪里都有可能被堵,生意根本无法正常开展。胡先生告诉记者,近期总营业额下降三到四成,而这恰恰是绝大部分的士司机除去租金等成本外的盈利空间,现时的情况是无钱可挣。

7月14日,激进分子在沙田再次使出“先游行,后占领”的伎俩,暴力袭警,行径极其恶劣。激进分子不仅拆下附近栏杆,筑成三角形的“铁栏阵”作路障,还用削尖的竹枝作武器;还有激进分子从高空向地面的警员投掷砖头、雨伞等杂物。在沙田新城市广场,激进分子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一名便衣警员在电梯上被暴徒踢倒,滚落到地面,其后激进分子一拥而上,围殴警员,并从商场高层向增援警察扔杂物;在新城市广场另一位置,有暴徒用雨伞袭击多名警员;还有十多名防暴警察被激进分子包围,被拳打脚踢……事件中,至少有十名警察受伤,有的被硬物击中倒地昏迷,有的面部及眼部骨裂,更有手指被咬断,血肉模糊……

汽车交通运输业总工会谴责暴力示威者

7月27日,在香港警方明确发出反对通知书的情况下,仍有部分人士前往元朗地区,举行非法游行集会并闹事。少数激进分子违法堵路,阻塞交通;围困警车,打烂车窗,以侮辱字句涂污车身。为避免激进分子与村民冲突,警方在各村口布防,有激进分子以粗言挑衅辱骂警员,其后投掷砖块、铁通等硬物,暴力冲击警方防线,企图闯入村内捣乱。还有激进分子包围元朗警署,报案室被迫暂停服务。非法游行期间,有反对派议员到场为暴力护航。

针对职业司机正常经营受阻的情况,香港汽车交通运输业总工会也曾发布声明,谴责部分暴力示威者破坏交通设施、秩序,危害市民安全的行为。声明指出,部分暴徒罔顾道路安全占据马路,导致很多职业司机被困道路之中,无法营运。加之暴力行为堵塞道路降低了市民交通服务的需求,使得职业司机的经营环境雪上加霜。

7月28日,激进分子以在中环举行集会为名,进行非法游行,激进分子在港岛中西区令港岛交通严重受阻。在港岛西区,激进分子掘起路面砖块、拆下街边铁栅栏、挪用垃圾桶等设置路障,破坏附近路牌和灯柱,在多处路面纵火,更自制“火焰车”冲击警方防线。有人配备弓箭、燃烧弹等高杀伤力武器,有人在小巷暗处以弹弓向警员发射硬物,还有人从高处投掷砖块、路牌等“空袭”警员,暴力再次升级。

声明中,香港汽车交通运输业总工会呼吁广大职业司机在特殊情况下,应小心驾驶,互相礼让,注意行车距离及横过马路行人的安全,同时也希望警方在全港各区加强执法,打击暴徒的违法行为,保持道路的安全与通畅,进而保障职业司机的合法营运。

冲击中联办,公然辱国,触碰“一国两制”原则底线

采写:南都特派香港报道组

在近期的游行示威和暴力活动中,一些极端激进分子明目张胆地围堵、冲击中央政府驻港机构,侮辱国徽国旗,公然挑战中央政府权威和国家主权,肆意冒犯国家及民族尊严,触碰“一国两制”原则底线。

编辑: 陈雨昀

7月21日,部分激进分子参加当日下午游行后,在港岛金钟、中环一带霸占马路。其后一些极端激进分子前往西环,围堵、冲击香港中联办大楼,向国徽投掷鸡蛋、墨水以及黑色油漆弹,污损庄严的国徽,又破坏中联办的安防设施,涂写侮辱国家、民族尊严的字句,甚至狂言成立所谓“临时立法会”。警方晚上清场时,激进示威者在上环一带投掷发出烟雾的燃烧物品、不明粉末、玻璃瓶等袭击警方,还有人抢走警员的盾牌及在马路上纵火。

7月28日和8月4日,部分激进分子妄图再次冲击中联办。这两次妄图冲击中联办的激进分子被防暴警察阻止,图谋未能得逞。

极端激进分子公然挑衅国家尊严的黑手并没有就此作罢。8月3日示威者在旺角游行,但游行再次演变为暴力冲击。期间,有数名蒙面黑衣极端激进分子在尖沙咀天星码头扯下某建筑物前悬挂的国旗,扔入海中,并升起印有“港独”标语的旗帜,公然挑战国家主权。8月5日,香港多区出现严重违法示威及暴力活动,当晚极端激进分子再次到尖沙咀扯下国旗,扔入海中。这些暴徒可谓嚣张至极、丧心病狂。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