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健康的饮食起居习惯,以摆脱中国对美国经济的暗害

二是健康的饮食起居习惯,以摆脱中国对美国经济的暗害。“脱钩论”违背中美关系合作共赢的本质,罔顾两国人民友好交流的民意,不管是在美国企业界还是普通民众中,都不可能得到支持,也注定不会得逞。

对家乡尊重科学的态度印象深刻

“脱钩论”的鼓吹者不仅对现实“选择性失明”,更与时代潮流背道而驰。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势不可挡。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所说,几乎所有制成品都是全球产业链的产物。作为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中美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中都占有重要地位。中美经济一旦脱钩,势必打乱现有的世界经济链条,破坏全球产业分工,引发国际市场混乱和金融市场动荡,不仅美国自食苦果,更会伤及世界经济和各国利益。与中国脱钩,就是与机遇脱钩,与世界脱钩,与未来脱钩。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就不客气地指出,抓住中美双边贸易不平衡大做文章,这在经济学角度看来属于“文盲行为”。

1943年,陈灏珠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从韶关琼崖中学粤北分校毕业,随后进了中正医学院,从此踏上从医之路。

新华社北京7月24日电 题:鼓噪中美经济“脱钩”是开历史倒车

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陈灏珠加入了抗美援朝医疗队,到齐齐哈尔治疗伤员。那里的冬天最冷达零下40℃。他们外出时戴着大口罩,从鼻子里呼出的气体会凝在睫毛上,形成一道冰霜。“当时条件有限,无论是心胸外科手术、骨科手术,还是结核病治疗,我都要干。”陈灏珠说。

无论是“脱钩止损”的“神逻辑”,还是被中国“暗害”的妄想症,这些用心险恶、不负责任的荒谬言论,充斥着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等陈旧观念,完全不符合事实,在逻辑上根本站不住脚。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吴珂 林亚茗 通讯员 袁仕联 发自上海

在美国一些人眼中,中美贸易是一桩“赔本买卖”。然而事实却是:中美双方利益高度交融,合作领域广阔,中美经贸合作本质是互利双赢的。中美建交40年来,双边贸易规模增长了230多倍,中美已经成为彼此最大贸易伙伴国和重要投资对象国,美国几乎所有大公司在中国都有业务,所有的州与中国都有合作。美国从中美经贸中获得了巨大利益。仅2017年,美资企业在华销售收入就超过7000亿美元,利润超过500亿美元;2009年至2018年10年间,美国对华出口支撑了超过110万个美国就业岗位。

1950年,驻上海和江苏一带的解放军中,不少人患上血吸虫病。陈灏珠响应华东军政委员会和上海市政府号召,到浙江嘉兴为官兵进行防治。

编辑: 杨雪

陈灏珠。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林亚茗 摄

人类早已进入21世纪,但美国一些人的思想和行为,却仿佛是从冷战时代穿越而来的“老古董”。近日,在美国媒体发表的一封所谓公开信中,美国太平洋舰队前情报和信息行动主管法内尔等人大肆鼓吹“有选择地让中美经济脱钩,以摆脱中国对美国经济的暗害”。

在陈灏珠的从医生涯中,最让他产生国家荣誉感的是治疗外国专家的一次经历。

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这一道理已经被历史和现实反复证明。中美之间的分歧终归是要通过对话磋商,寻找彼此都能接受的办法解决,这符合两国人民的共同利益,也是国际社会的普遍期待。在中美即将重启经贸磋商之际,尤其不能被这些狭隘偏执的杂音干扰,被陈腐无知的思维误导。倾听美国国内及国际社会的理性声音和建设性意见,按照中美两国元首大阪会晤达成的共识继续推进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出路。

陈灏珠珍藏着一枚小银盾,上面写着“病员的哥哥”五个字,这与他69年前的一段经历有关。

辛识平

编辑: 何柏梅

15岁那年,母亲患高血压突然去世,陈灏珠第一次感受到生命的脆弱。他说:“这也是我走上学医之路的原因之一,希望尽可能延长人的生命。”

果然,其用量达到正常剂量的15倍时,患者病情逐渐趋稳。此次抢救创造了逆转“奎尼丁晕厥”的世界奇迹。

1975年,美国斯坦福大学巴茨博士在参观江苏省血吸虫病防治研究所时突发心肌梗死,生命危在旦夕。

1954年,年仅30岁的他在陶寿淇教授的指导下,发表了论述“心肌梗死”的文章。“心肌梗死”成为我国心脏病学界公认的诊断称谓。陈灏珠说,当时,人们很忌讳把“死”放在疾病名称中,这一提法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谈及健康与养生,陈灏珠白眉一动,说,一是宽阔的胸怀,二是健康的饮食起居习惯,三是适量的体育锻炼和适当的业余爱好。

南方日报:您精力还不错,有何养生秘诀?

那时,学校因战火被迫搬迁至江西永新县。在日军封锁下,他们买不到教材,但艰苦条件并没有影响教学质量。学生每晚在桐油灯下,把老师用英语讲授的笔记当作教材温习。

在随后的10小时中,病人先后发作29次,晕厥的间隔也越来越短。面对这样棘手的案例,陈灏珠翻阅了病案记录,最后认定大剂量注射异丙肾上腺素可发挥作用。

“未来的世界是年轻人的,医学未解决的问题需要年轻人努力。”陈灏珠说。

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这一年,陈灏珠成为国立上海医学院附属中山医院的一名内科医生。

人物简介

1976年5月,陈灏珠收治了一位28岁的年轻母亲。该名患者接受了心脏二尖瓣瓣膜分离手术后,突发心房颤动。在服用奎尼丁后,病人逐步恢复了正常心跳。不料,1小时后,患者产生恶心、呕吐等症状,进而神志丧失,陈灏珠当即判断,患者出现了“奎尼丁晕厥”反应。

1924年,陈灏珠在香港出生,父亲常年在外奔波。“无论是做人还是做学问,母亲给了我很大影响。”他记得,小时候背诗文,不识字的母亲会在一旁听着。即使他背错了母亲也不知道,但她的认真执着深深影响了陈灏珠。

此后,陈灏珠又成功开创了一个又一个“第一”:第一例埋藏式永久性心脏起搏器安置手术,第一例选择性冠状动脉造影手术,第一例血管腔内超声检查……如今这些已成为心血管疾病治疗领域应用最广泛的技术。

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冠心病少见,中国医学界对冠心病认识不深,对当今所用表达心脏肌肉严重缺血而坏死的“心肌梗死”这一病名,仍沿用“冠状动脉血栓形成”来称谓,但冠状动脉血栓形成后并不都引起心肌梗死,因此用以代表心肌梗死并不恰当。

如今,他虽然没有工作在临床第一线,但在2007年捐赠100万元,创立“复旦大学陈灏珠院士医学发展基金”,用于支持医学人才培养和医疗精准扶贫,近年来受到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广泛关注和支持。

陈灏珠:我的确还会常回办公室处理事务。我不抽烟不喝酒,日常饮食比较注意,尽量保持食物多样,少油少盐,不吃饱和脂肪酸含量高的食物;年轻时喜欢打乒乓球,现在腿脚不好了。我也喜欢中国古典文学,每天睡觉前会读一些唐诗、宋词、元曲,用来保持脑子的活力。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