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铁还是社会给我们的,故诉至法院要求公安局加重对行为人的处罚

记者31日从宜兴市人民法院获悉,该院日前受理了一件起诉公安局要求撤销原处罚决定的行政诉讼案件,该案中,原告李美系一起猥亵案件的受害人,其认为公安局对猥亵行为人的处罚过轻,不仅未能使行为人受到应有惩罚,更导致其与丈夫关系不睦,故诉至法院要求公安局加重对行为人的处罚。31日,该案经宜兴法院协调后已顺利了结。

衣俊卿常艳艳情的原罪与孽缘

据了解,河南姑娘李美早前随丈夫林威来宜兴某钢厂打工。平日里,林威外出工作,李美在家操持、照料,日子过得和和美美。在宜兴打工的这段时间里,林威的同乡王虎经常与林威一家接触,并日渐熟悉。

解读小三政治戏剧之社会内涵

不过,王虎常趁林威不在家时到林家串门,并在闲谈间对李美进行言语挑逗,有时还动手动脚,为此,李美深受困扰,但碍于情面,性格懦弱的李美并未将此事告诉丈夫,而是采取了逃避的方式尽量减少与王虎单独接触。但后来一次的串门中,王虎意图拥抱李美,忍无可忍的李美一怒之下向警方求助,当地公安赶到之后将王虎抓获。

甲先生:我们做的事是我们给自己铸造的镣铐。

宜兴市公安局据上述情况作出处罚决定书,认定王虎构成猥亵行为,处以拘留十日的行政处罚。李美本以为此事就此结束,但不料其丈夫林威知道这件事后心生芥蒂,多次指责李美行为不端,并在争吵中提出要求离婚,夫妻二人的关系几近破裂。

乙先生:说得有理;不过我想,那铁还是社会给我们的。

为此,李美内心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她认为王虎多次采用强制手段实施猥亵行为,已经构成了强制猥亵妇女罪,其所受处罚仅为拘留十日,实在太轻,故而她愤然起诉宜兴市公安局,要求撤销原处罚决定,加重对王虎的处罚。

乔治艾略特《米德尔马契》第四章

宜兴法院受理该案后调阅了全部案卷材料,决定从协调入手,对林威、王虎二人分别进行说服教育。最终,王虎不但诚心地向李美夫妻赔礼道歉,还主动提出补偿李美相关精神损失费用。此外,在法官的劝导下,林威也意识到是自己错怪妻子了,当下即向妻子道歉,夫妻二人重归于好。

常艳女博士后自述之艳情哀嚎故事(参见常艳小说自述艳情录《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衣俊卿小n实录》),近来广为传播引发舆论扰嚷,引起国人对意识形态王国之诚信尊严的怀疑与否定,带着许多错综复杂的人间艳情导致的罪错孽缘内涵,在心理层面给这个已然甜咸杂进粗砺狼亢品味低下之社会一种深度冲击。中国人久已忘怀了爱情以及因爱成恨的复仇情节了,人们已经习惯了包括感情在内一切轻松交易的潜规则,再也没有纠结难忘深心痛彻肺腑的绝望感觉,所以常艳那精神错乱意绪狂泄的愤怒自白,竟然变成了人们倍感新奇的一齣传奇。看热闹的熙熙攘攘,再次怒骂腐败者潜规则者居多,唏嘘爱情之哀感顽艳者也有,为女子出轨后无一例外地变成专制怨妇而感慨哀叹。在我而言,觉得这完全可以作为一份时代的心理独白社会档案来观察。

李美看到与丈夫的误会消除了,也表示不再追究王虎的责任,同意撤回起诉。至此,该案件得以顺利了结,各方的心结也彻底解开。

我忽然想起《新约全书》之《罗马书》第十二章十九节上说:亲爱的兄弟,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因为经上记着: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托尔斯泰的小说《安娜卡列尼娜》在卷首节选伸冤在我,我必报应八字作题记,向来成为玄解。常艳作为并非纯粹迷情的女主角,带着那么多的欲望自动为潜规则作证,之后产生一个女人容易迷惘独裁的特征,自以为是爱情,却眨眼之间醋海翻波,疑虑猜忌泼辣辣彪悍而出,独占而未果,遂抱着膨胀到顶点的复仇怨怼心态,以鱼死网破之极端精神,向全社会详细公布全程细节,尤其是末尾将当日所有来来往往之短信原汁原味一一陈列,给公众史无前例地提供了一份分析艳情罪孽心态性格之详尽的证据。

“该类案件中,受害人往往深受侵扰,但案外人难以察觉,大多数受害人鉴于羞耻心理也不愿报案或求助他人,而是选择独自忍受、自行应对。”宜兴法院办案法官提醒,妥协退让往往只能进一步滋生犯罪,作为受害人,女性更要勇于反抗,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其实足见当日从第一天起,她就是一个深谙政治学的女人,为了将来的输赢准备了一个完全档案备忘录,心机不可谓不深不细,可惜全部的才华悉数表达在狂傲怨妇迷情狠女之残酷打击之上。假如与安娜卡列尼娜相比,安娜尚且是为了纯粹爱情而踌躇悲悯,终至自我了断生命,既已被报应,也是强烈忏悔,虽然是文学史文化史之一大争议不朽之公案,也洵足为世人提示一个永恒的研究难题。可是正因为常艳完全不是一个地道之人,根本不能与安娜同日而语,然而她却有自以为理直气壮的自大诉求,我只能说:我们做的事是我们给自己铸造的镣铐,虽然那铁是社会给我们的!(乔治艾略特《米德尔马契》第四章)

衣常艳情的原罪在于它充分见证了中国当下欲望时代的根本特质:与时俱进不进则退赢家通吃的贪婪和占有。衣局长固然要逢女必吃,凡是靠近身边的妩媚都要涮一把,占尽风情向小园,这是利用优势对美色的赢家通吃和无休止的贪婪占有,即使吃成了前列腺肥大也在所不惜。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我们人人都成了狼吞虎咽的饕餮之徒。而常艳呢?作为新世代自大自负的学术功利化之代表人物,不惜牺牲儿子丈夫家庭和自己年轻妩媚的身体,想获取的只是京都的优势生存资源、中央意识形态文化的话语权,却不是作为传统学术研究的内涵。

学术研究不是这样的,它需要的只是在荒江野村沉寂冥索的过程和积淀的果子,尤需远避声色犬马众欢喧哗的繁嚣世界。在这个欲望时代,学术只是皇帝的新衣政治的利器,是经济的标签金钱的敷衍,也是话语的膨胀技术的装潢,常艳已然深谙衣局长学术成就内里解构建构的一套游戏规则,只是亟需从遍地煤老板的山西穷乡僻壤升迁到政治经济文化的首善之区,她所渴望的,是中央集权专制文化地位+经济大跃进前卫动力+后现代强势信息资源文化三者混搭的造势。

常艳是极其聪明的,常艳照片心中早已打定主意,志在必得不择手段赢家通吃绝不认输!她自白道:第一次吃饭,我是想判断他想要什么?财还是色?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既然我想来北京,想来编译局,就应该付出代价(博士毕业就死心塌地回原单位了,因为
热爱
学术,也被一堆人夸为是棵好苗子,我就真以为自己可以出来奋斗一番的)。这是游戏规则。。。可是,我又郁闷了,
也不是,他看我的眼神中带着些别的含义,对男人是否对我有好感我还是能作出判断的。。。
喝的不少,我很兴奋,觉得自己是被上帝垂青了的女子。他帮我打上车,临上车前我晕晕乎乎说让他抱抱,他说这儿人多。回到宏英园住处后我兴奋得厉害,和衣而睡。满脑子都是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似乎有事业的、有感情的)。

这个时代的一个已婚女人,满脑子没有儿子丈夫家庭父母观念,义无反顾地对权位艳情充满憧憬,准备付出代价,那么之后的爱爱和所谓的学术还带着多少纯粹的性质?她的知己谆谆告诫她:要多与外界接触,为自己积累人脉资源。山西团省委雷就是在中央党校得某领导赏识,自此平步青云。在这样绝对政治功利主义的成功学文化背景熏陶下,所谓学术才女的她自豪地告诉知己:我若成天躲在自己的狭小天地中就如锦衣夜行,可惜了。我说我现在跟了衣老师了,就不再是锦衣夜行了。

一为小三,便陷入原罪困局。这原罪就是贪婪泛滥欲望膨胀身心蔓延过度占有。小三为了分享资源权益而献身,官人为了满足弥漫的荷尔蒙而吃海鲜,无论亚当夏娃都属欲望过度。互相挑逗很具戏剧性。带着原罪去冒险,其实完全与情字无关。聪明的小N绝不演错角色,N就是N而不是L(love,爱情)和M(marriage,结婚),目的性很明确,献身只是手段而非归宿。而且还要深知,今日的官人打的是集团军战役,常艳自己就知道
编译局的博士后,还不如叫情妇团呢!
同时会有很多姐妹与你分享官人的前列腺,左邻右舍都是隐身的蜘蛛精。

今日的小三都与政治经济相关,再也不属爱情战争。单说小三政治,与之作战的就不再是大姐,而是小四小五小N,前世今生都纠缠在一起。这已经不是以前的前赴后继式的进行程序之一段,不是贪新厌旧的N过程之一环,而是网络式格式化之一部联网分机。孩子多了,资源就要分薄,懂事的小N会大度宽容得多,只钻空子各取所需。偏偏常艳是一个乡下来的烈女子,做了小三便产生错觉以为自己是合法正室的大姐大,义愤填膺慷慨粗鲁去维权!心魔一上身,妒字罩定全副精神,便不由自主走向疯狂的悬崖。

女博士常艳日记报复的性格和心理让我想起了古希腊的美狄亚,美狄亚是一切爱情至上毒辣复仇女性的原型。她是伊俄尔科斯城一个伟大的女巫,珀利阿斯的女儿。珀利阿斯篡夺了伊阿宋的王位,伊阿宋回到国内,珀利阿斯要求伊阿宋创立丰功伟绩之后再将王位还给他。美狄亚对伊阿宋一见钟情,决计要帮助伊阿宋夺回王位,但要求伊阿宋起重誓,答应娶她为妻,带她一起去希腊,而且毕生对她忠诚,永不变心。美狄亚帮助伊阿宋取得了金羊毛。然而当伊回到国内时,珀利阿斯却不肯归还王位,于是美狄亚就设计杀死了自己的父亲。

后来伊阿宋和美狄亚到希腊的科任托斯生活,并养育了两个孩子。伊阿宋的心逐渐变了,一心要把美狄亚遗弃,另娶当地国王的女儿格劳刻做妻子,以求过上尊贵的生活。美狄亚知道后,在屋里乱闯,活像一头失掉了崽子的母狮,她不住地向众神哭诉,请他们用雷火劈死违背誓言的假情假义的丈夫。她发誓要向他们报复。美狄亚让她的两个孩子给新娘送去一件施了巫术的最精致的袍子和一顶金冠,当新娘格劳刻穿上袍子和戴上金冠,金冠忽然冒出一股奇异的火焰,袍子吞食着她的皮肉,新娘直挺挺地倒在地上,面容尽毁,国王扑到女儿身上,也紧紧粘在一起,父女双双死去。美狄亚把两个孩子带到屋内,在下手之前,喃喃自白道:不,我没法下手。然而,我难道甘心让仇人获胜,受他们的奚落?不成,这是天命注定,没法挽救的!然后她用剑杀死了自己的两个孩子。最后她带着两个孩子的尸体坐上飞龙拖拉的车子向天空远逝,对着追来的伊阿宋说道:你将不得好死,阿耳戈船上的一个碎片将会打碎你的脑袋!

常艳对衣俊卿的报复也是美狄亚式的。是获爱然后失去之后的残酷仇恨。请看看常艳的诅咒语言和美狄亚的何其相似:美狄亚说:一个女人也许没有勇气,怕见兵器,然而要是有人在爱情上欺骗了她,就没有谁比她更凶狠毒辣了!美狄亚极其痛苦地自白:我将杀死我的孩子们,毁灭伊阿宋的全家,然后离开这个国家。这事非常狠毒;可是我不能忍受仇人的嘲笑。然而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是我自己做错了事,没有了国,没有了家,不过他也必须向我付出最大的代价。从此以后,谁也不要以为我这人是软弱可欺的!

再看常艳的短信:天眼帮我看着你呢,若去婊子那儿,我立刻踏平你的世界!仇恨有多深,力气就有多大!少耍花招!!!我现在就踏平!你他妈不是人!迟早我和她一起灭了你!怎么样,今天知道我不是逗你玩吧?发现一次苗头不对,闹一次,直至你气绝身亡!她说要先告你,再退。真热闹啊。你的爱妾快气绝身亡了,我在这里回光返照呢!等她告你时,我大力配合,好不的呀?哎呀呀!这三个人死一个、两个、三个都行!我要给你血的教训,老流氓!给我说爱我!你要是今天回北京了见她,我踏平编译局!女人不狠,地位不稳。现在的我,就是这样,不惹我,咱们都好好的,既往不咎;把我惹火了,随时可以微笑中走向毁灭!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