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市环保局向中石化开出罚单,征用土地主要集中在位于鲭鱼湾的下坝村委会张营村

张营村的多名村民表达了他们的质疑:“为什么不直接依照每户村民被征用的实际土地面积分配补偿款,却用26年前人民公社时代的工分制?”

媒体并没有公布中石化分公司污染造成的经济损失有多大。今后如何确定合适的罚款金额?于法稳认为,应该从三方面的因素去考虑。

《云南省土地管理条例》对征用土地的补偿费标准作了分类规定,包括规定征用菜地、水田按照该耕地被征用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8-10倍补偿,水浇地、园地、藕塘按照7-9倍补偿等。

开出罚单后还需注意信息的及时公开,包括对生态环境造成影响有多大,影响的程度多深,还有潜在对饮水、土壤、大气潜在影响,对人民群众身体健康的影响。如果把这样几种信息都公开,让当地的老百姓都认可,由当地老百姓做后盾,地方环保部门的执法腰杆就会挺起来。

村民们反映,张营村1987年分田到户,农民们只知道自己的工分是多少,而对自家分到的实际土地面积是多少,并没有精确丈量,只有大致的概念。当时村里为了少缴公粮,上报的台账面积一般要小于各户实际分到的土地面积。

于法稳:从体制上讲,要想确保地方环境保护部门独立执法的地位,我认为要自上而下形成一个垂直监管的体系,如果没有这个机制,独立执法水平就很可能受到很大的影响。

2土地款

对于安庆来说,这样的一张罚单背后包含了太多的东西。作为石油化工基地,中石化对安庆市的经济发展有重大的影响,而且安庆石化总经理同时还兼任安庆市委常委。加之中石化的央企背景,要想开出这样的一张罚单所面对的压力和阻力,可能超乎人们的想象。虽说9万元的罚款额相对于中石化的盈利能力和可能产生的污染来讲显得过于小额,但是,安庆的这张罚单的意义在于开辟地方环保部门监管先例。

如此广阔的占地,征地工作量之巨可想而知。据江川县2010年10月出台的该地产项目征地工作方案,该项目征地范围涉及该县2个乡镇4个村委会16个村,而主要矛盾集中在路居镇。“1781亩项目用地除了约100亩在江城镇外,其余1600多亩都在我们路居镇。”路居镇一位负责张营村征地工作的干部介绍说,而一期最早开工的地块,又主要是下坝村委会张营村的土地。

安庆市环保局的网站现在还没用公布这张罚单的具体内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当地环保部门还是不愿意多说,只是表示”不太清楚”,底气略显不足。

3如何评价“工分制方案”的实际效果?

中广网北京6月11日消息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各地环保局是当地环境保护的中坚力量,然而面对国企、央企,地方环保局总是显得比较尴尬,不处理属于没有尽到职责,要想处理却需要面对众多复杂的因素。

该官员承认,此方案并不完美,“比如同样10个工分,可能一个农民拿的好地是1亩,另一个农民拿的不太好的地是1.5亩,这样拿1.5亩地的农民在面对征地补偿时就有意见。这也可以理解。”

中央可以制定一个大框架,不同的地方生态环境的容量、自身的承载能力不一样,可以根据中央制定的框架,在这个框架范围之内由第三方制定不同区域的环境执法标准。

在当地的抚仙湖畔,县政府引进了一个号称“云南省迄今为止投资最大的高端旅游项目”,该地产项目工作人员用“五分之一个昆明城”来形容该项目占地之辽阔。

在独立执法方面,法律法规上应该做何种调整来保障当地的环境执法部门不受到地方政府的干扰?

不过,按照国家征地水田每亩12万元、旱地每亩6万元的标准,同样是张营村这户村民,可以拿到48万元以上补偿款。

于法稳:对于罚款金额,我个人认为是要考虑三点,第一,对生态环境的破坏。根据这个企业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破坏的影响程度来确定处罚的金额。第二,从健康角度来考虑。企业对对当地居民的健康会造成何种潜在的影响。第三,从经济发展的角度去考虑,环境破坏之后对当地产业发展的质量会造成一定的影响,对处罚金额的确定要考虑这三点因素。

1为何采用工分制分配方案,而不直接套用玉溪市按土地面积补偿的政策?

导语:安庆市环保局向中石化开出罚单,开辟地方环保部门监管先例。6月11日经济之声评论:地方环保部门监管环保要挺直腰杆。

名词解释工分

环保部门要关停污染企业,必须提请同级政府,如果要关停央企,就要上报国务院。环保部门难以开展工作,这也是不少地方环保事件频发的共同原因。但是《21世纪经济报道》今天报道,安庆市环保局向中石化安庆分公司开出9万元罚单,惩罚其向大气排放污染物超标。这也是安庆石化建厂近40年来收到来自属地环保部门的第一张罚单。

操作模式

于法稳:我个人觉得安庆环保局开出这样的罚单说应该是顶着很大的压力的。针对中国目前的生态环境状况,地方环保部门需要关注四个方面,第一,要提升地方环境保护的独立执法地位,不受当地地方政府的干预。第二,对环境监测手段要不断的进行完善,及时准确对环境污染的水平进行准确的把握。第三,对执法的水平要不断的提高,特别执法队伍的建设要不断的提高。第四,执行的标准要准确科学的进行界定。

奇怪的征地补偿方案两番掀起“风暴”村民疑虑有三多次上访无果

于法稳:安庆市环保局给央企们开的罚单虽然金额不大,但是作为地方的环境监管和执法部门来说,传递了非常好的信号,也为地方环境监管部门独立执法提供了一个范例,是有非常重大的意义的。其示范效应远远大于实际效应。

“近三年来因鲭鱼湾征地的补偿问题产生的矛盾不断,张营村的地出了名的难征,这在镇上已不是新闻。”6月7日,路居镇当地一些官员感叹说,“现在每天回镇政府上班我都有点害怕。”

地方环保部门对央企进行处罚,困难是不言而喻的。首先是要和管理体制理顺关系。现在安庆市环保局给中石化的分公司开出了一张9万元的罚单无疑开创了先例。这张罚单所来带的意义是否重大?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中国生态经济学会秘书长于法稳对此作出评论。

6月7日,路居镇一名负责张营村征地工作的官员回应了村民对工分制分配方案的质疑:

这个计划投资400多亿元的庞大项目,仅一期用地就达到1781亩,征用土地主要集中在位于鲭鱼湾的下坝村委会张营村。

假设被征地的一个村民小组有100亩水田、700位具备领取土地补偿款资质的村民,其中350人拥有1987年土地承包时分到的共5000个工分,该村民小组共获1200万元的土地补偿款。该款项分为两部分分配:

——说法源自于路居镇政府官网及路居镇负责张营村征地工作的干部介绍。

官员回应村民素质不高县里和镇里定的方案

作为对省里征地标准的细化,玉溪市政府出台了玉政发[2009]176号文。这份文件规定,国家征收集体农用地和未利用地时的土地补偿标准为,水田每亩12万元、旱地每亩6万元。

征地纠纷发生地、玉溪市江川县路居镇张营村。卫星地图来自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天地图”网站。

该官员说:“这种情况下,如果搞一刀切会造成严重的不公平,一方面过半数村民拿不到一分钱,另一方面有些违规乱开荒乱开垦占了不少地的人却能拿到几百万的补偿。所以我们觉得按工分来分配是经过反复权衡的,是顾全大局,最大化地保障公平。”

要完成如此巨幅土地的征收,征地补偿是焦点。

1人头费

安庆市环保局向中石化开出罚单,征用土地主要集中在位于鲭鱼湾的下坝村委会张营村。云南省解散人民公社,实施土地承包责任制改革较全国要晚,直至1987年才开始分田到户。工分,则是当年人民公社用作计算社员工作量和劳动报酬的单位。

这一分配方案导致部分张营村村民的激烈反弹,并在2011年和2013年2月两次引发群体事件和暴力冲突。因种种冲突,近两年来,鲭鱼湾的工地一直处于停工状态,直到今年春节前才重新开工。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