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辉在QQ空间和微博上的言论与聚集事件究竟有何关联,镇中学的初三学生杨辉一小时内连续在QQ空间上发布两条

杨辉是他给自己取的艺名,微博上他叫“辉哥”。

南都深度:杨辉发帖被拘,当地通报其“煽动群众游行,严重的妨碍害了社会管理秩序”
。于是,9月14日发生在张家川镇的聚集事件,成了案件的焦点。杨辉在QQ空间和微博上言论与聚集事件究竟有何关联?多名参与聚集者向南都记表示,“没看过他的微博和QQ空间。”

9月17日下午,在学校上课的杨辉被警方带走。警方在后来的通报中称,他在微博、QQ空间发布虚假信息煽动民众游行,“情节严重,发帖转载500次以上”,16岁的杨辉被以寻衅滋事罪刑拘。媒体报道后,这名甘肃初中生的命运受到很多人关注。

张家川鼠标少年杨辉发帖被拘连日来引发强烈关注。当地通报,“由于杨某散布谣言,煽动群众游行,严重的妨碍害了社会管理秩序,同时给公安机关在处理高某非正常死亡一案过程中带来极大被动,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刑拘事件的起因是一名男子的非正常死亡。

9月14日发生在张家川镇的聚集事件,成了案件的焦点。杨辉在QQ空间和微博上的言论与聚集事件究竟有何关联?南都记者采访了多名参与聚集者,还原事件过程,很多人表示,“没看过他的微博和QQ空间。”

2013年9月12日,张家川回族自治县张川镇人民西路“钻石国际”KTV的工作人员高某死亡。多名当地居民对南都记者称,当地警方对事故的处理存在争议,遭到死者家属以及一些群众的质疑。

人群不是夹然聚集的。

9月12日晚21时44分,镇中学的初三学生杨辉一小时内连续在QQ空间上发布两条“说说”:“唉,社会是如此的黑暗”、“要收心,更要端正态度。”

9月14日约8时,死者高某的女儿高平来到来到人民西路的钻石国际KTV看护父亲的遗体。

命案引起的纠纷仍在发酵。9月14日12时31分,杨辉又在QQ空间中发布了一条“说说”:“社会难道真的这么黑暗吗?!张家川9.12杀人案,已经过去了三天两夜,警察依然不作为,各大媒体也不报道,案发现场的监控设施齐全,但是群众到现在也不知道真相,且警察多次与群众发生争执甚至殴打死者家属,无人出面承担责任,社会这是怎么了?难道说山西的那个小孩子被挖眼,各大媒体争相曝光,而这儿的杀人案却无人问津,天理何存?!逝者安息,我们定会为你讨还一个公道的。”

自9月12日她的父亲被发现蹊跷去世后,因为对官方调查存在争议,遗体被拉到死者生前工作单位的大堂,由亲戚24小时轮流看守。截至14日,警方的调查并役有给出结论。

这条“说说”下附的图片显示,高某生前的工作单位被涂上“官官相护”等字样。目前,该内容已删,但朋友转载仍能显示,截至咋日11时4分被转发962次。

此时,县城流传各种有关高某死亡的传言,多名当地居民称,舆论普遍倾向于同情高某的家人。

14日下午,当地警方强制尸检,结论为“高某系高坠致死,排除他杀。”据南都记者现场观察,高某死亡地点附近的建筑物高仅两层。

同日8时,杨辉和同学马旭走进县城的蓝天网吧,两人先玩了网游《英雄联盟》,又玩了会《龙与地下城》。年初,杨辉从北京广安中学转学来到张家川镇中学就读,高平大他一届,两人素不相识。

杨辉是张家川镇中学初三7班学生,17日下午在学校上课时被警方带走。一名当地学生回忆,杨辉被带走后,许多学生相互转告,删除了之前的微博。18日,当地警方来到张家川某学校进行对学生网络安全教育。

10时左右,钻石国际KTV门口的围观者逐渐增多。

杨辉的家人与死者家人均向南都记者确认,双方家庭并无亲属关系,也并非同乡和邻居。

因为警方尚未公布事件原因,高某的家人有些激动。一名家属承认当时“情绪有些失控”,但并没有煽动的行为。

杨辉身高1米76,户籍资料显示,出生日期为1997年5月10日。和县城里的很多男生一样,他喜欢玩网络游戏《英雄联盟》,也因贪玩挨过父亲的揍。

张家川政府此前通报,县公安局己对在“9.12”案件中利用网络平台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的违法人员给予治安处罚(其中行政拘留1人,罚款5人),对情节严重,发帖点击次数达到500次以上的1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

他的腾讯微博上给自己取名“辉哥”,截至昨天上午南都记者看到时,他发的关于KTV命案的微博的转发量为零。在微博中,他这样评价自己:“我抽烟,但不嗑药。我能喝酒,但不乱性。我崇尚暴力,但我很少打架。我人穷,但是不需要你的同情。我一身恶习,但我有自己的信仰。我长的不帅,但我会努力让自己善良。我不会给讨厌的人好脸,但我会真诚对待每个帮助过我的人。我要的不多,只要一个相伴一生的女人,和一帮能参加我的葬礼的兄弟。”

南都记者得知,五名被罚款者均为女性,从15至18岁不等,都是高平的初中同学。五个女孩都已工作,其中两名护士、两名婚纱店员和一名工厂员工。被行政拘留的一人则为一名在县城打工的年轻男子。

他关注国内的时事新闻,曾因钓鱼岛问题和父亲辩论,他发帖说“全国各地最近命案频发,各位出门都多留点儿神!”他常常在网上爆粗口,但有时又会感叹“一个人坐在街边,那些残存的童年记忆浮现在脑中,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他说自己是个“没有心眼的人。”在同学的眼里,杨辉性格“算是比较活泼。”

高平对南都记者称,当天,她的一些初中同学偶然路过看到,为了安慰她,便与其一家呆在一起。

杨辉一家原住在张家川县胡川乡某村,小学二年级时,因父母在北京开了个拉面馆,他便跟父母来京读小学,直到初二时,因无法在京参加中考,转回张家川镇中学读书,爷爷奶奶则在县城内陪读。陪读住所条件简陋,只有一间卧室一张床,杨辉晚上就和爷爷奶奶挤在一起。

杨辉在QQ空间和微博上的言论与聚集事件究竟有何关联,镇中学的初三学生杨辉一小时内连续在QQ空间上发布两条。“三天了没有任何交代,钻石国际的老板也不出面,我们看不惯。”其中一位叫刘艳的初中同学说,“高平身世比较可怜,我们姐妹要帮她。”

今年暑假,杨辉在父母的拉面馆里打工,作为奖励,父亲送给他一部4S手机,正是这部手机拍下了争议画面。

高平去年初中毕业,她在班上的人缘不错。她的同学中,很多人没有继续读书,而是直接工作。

8月下旬开学后,杨辉上初三,在北京的父亲为督促他努力学习,为他定下了中考的目标:甘肃省的重点中学天水一中。

12时左右,马旭和杨辉离开网吧各自回家。

昨天凌晨,张家川县公安局通过官方微博发布通报称“由于杨某散布谣言、煽动群众游行,严重的妨碍了社会管理秩序,同时给公安机关在处理高某非正常死亡案过程中带来极大被动,造成恶劣社会影响。据此,我局依法对杨某涉嫌寻衅滋事案立案侦查,并于9月17日将杨某依法刑事拘留。”

12时31分,杨辉在QQ空间中发布了一条“说说”:“社会难道真的这么黑暗吗?!张家川9·12杀人案,己经过去了三天两夜,警察依然不作为,各大媒体也不报道,案发现场的监控设施齐全,但是群众到现在也不知道真相,且警察多次与群众发生争执甚至殴打死者家属,无人出面承担责任,社会这是怎么了?难道说山西的那个小孩子被挖眼,各大媒体争相曝光,而这儿的杀人案却无人问津,天理何存?!逝者安息,我们一定会为你讨还一个公道的!”

按照杨某在户口本上登记的年龄,他已满16周岁,应当承担刑事责任,但仍是未成年人。

目前,该内容己删,但朋友转载仍能显示,截至20日11时40分被转发962次。

一名律师向南都记者表示,警方的做法是“擦着法律的边”:“首先,必须鉴定他发布的是谣言,杨某是未成年人,事件本身又存在巨大的争议,理应向社会公布更多的信息。”

9月14日14时左右,围观者越来越多,高平拿着两块孝布做的标语,上面写着“血债血还”、“还我爸爸”等字样,和亲戚、同学一起步行至约1公里外的县政府。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